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29 期 逾期

留星語 邊個話我o地傻?

「邊個話我傻」的下聯是,「我請佢食燒鵝」。

兩者沒有關聯,純粹押韻,沒有留意過歌詞出自誰人的手筆,只記得是仙杜拉聲演。

香港電視,由領不到牌照開始,全民熱血沸騰,日間嚷著要港視開台,夜晚為曼聯輸波掟酒杯;但無論是前者或後者,我們都只能得把聲,從來沒有落場踢波的份兒。

港視收視一直插水,快過人仔與A股,直至林文龍的《三面形醫》出街,收視升了三成。

升夠十成又如何?港視已變成埋睇埋揀的shopping mall。

香港的電視,還是一支獨秀,獨贏冇派彩。

一個屈尾十,林文龍去了搞電影,演出加投資,由林熹瞳監、編、演、宣傳(下刪十九幾個工作崗位)。《我們停戰吧》於海外連奪27個大獎,旗開得勝了,年底再開新片。

港視好劇無以為繼,林文龍卻好戲連場。

然後呢?然後當然無需咬文嚼字,一而二、二而三,拿著27個獎邁向娛樂大亨的康莊大道。

「然後?先看票房,要先站穩陣腳。」的確,傻佬才會亂槍掃射,然後自己中彈身亡。

林文龍說,投資不是一千幾百蚊的事,一定要想清楚,「我又唔係李嘉誠。」

這句說話,作為「邊個話我傻」的下聯,比較有力。

電影《我們停戰吧》,由林熹瞳編劇、主演。當初拿著劇本找演員、找投資者,黃玉郎看過後,沒信心,落到林文龍手上,卻喜出望外。

「我打電話給林熹瞳,問了她很多劇本上的問題,目的是旁敲側擊,為了想知道這個劇本,是否真的她本人撰寫。」

林熹瞳,25歲,根據維基百科有少冇多的資料,她身經百戰。

「《我》這個劇本,一點都不像由一個廿來歲的女孩子寫的。當初林熹瞳給我看劇本,我先小人後君子,如果我不喜歡,便不接拍,別跟我說賣人情諸如此類,怎知後來林熹瞳又打電話給我,問我有否興趣投資,我二話不說,預我。」

林文龍多年來投資過不少生意,97年在馬來西亞吉隆坡一掟過百萬開餐廳。

「才剛剛開業,便金融風暴,輸晒。」

餐飲業輸掉的,只是冰山一角。

「整體來說,包括房地產、金融等等的投資,還是賺的。基本上,我只在餐飲業輸過錢。」

信心

投資《我》片,不在乎賺與否。

「能夠平衡得到,當然最好。但在我決定拿出這筆資金之際,我知道,無論賺與蝕,都對我與家人的生計不成影響,我老婆與我個女不會冇飯食,所以就無所謂。不過今次的投資,的確與我一貫的作風背道而馳,這些年來,無論作那一種投資,我都會仔細想清楚才會去做,投資嘛,不可能是一千幾百蚊的事。但今次,我完全不假思索便答應了。」

林文龍並不是真的「不假思索」,而是信心十足所致。

「第二部作品亦即將投入拍攝,但心頭不能太大,一步一步來。自己在這行時間不短,但始終以幕前為主。第一步得到不少獎項,第二步則要看票房了。票房好,才算完整了整件事,這樣才可慢慢走向第二步。

「萬萬不能以為得了這麼多影展的獎項,便脫離了現實。還是先要打好基礎,當跌下來,起碼不會那麼傷。始終投資的數目不少,我不是李嘉誠呀。」

這世上除了李嘉誠本人,的確沒有人是李嘉誠。但對住在房的一家五口來說,林文龍與李嘉誠,還有分別嗎?

「這個世界沒有一步登天。我在無讀訓練班,一個月三千元,給媽媽一千五百元,雖然不至於要借錢,但戶口長時間都是真空的。那時我才廿歲,每天都吃不飽,想盡辦法與無的飯堂老闆混熟了,日後買一碟飯,再免費送多碗白飯。

真空

「今時今日的年輕人,未畢業就話買不到樓,打工,被罵幾句便辭職,無耐性、無堅持,更遑論求知慾。我們讀完訓練班後,每天便跑到不同片廠看人家演戲,到片廠都收工才回家。我還當閒角時,哪怕只有一句對白,就急不及待由鴨洲坐巴士到銅鑼灣,再轉地鐵到樂富,然後再等廠巴返公司拿劇本。哪怕只是一句對白,我還是珍而重之拿著劇本回家做功課。

「我在舊世界(無)的最後一齣劇集《法證先鋒》,我與歐陽震華在化妝間坐了一整天,就是為了等一個遲到的新演員,我不是不想開名,而是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名字。他遲到了,還跟副導拿劇本看,他的戲份,有一頁紙咁長呀!在我那個年代,那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現在的香港,已經不是我四十多年來,認識的香港。」

林文龍所言的,也指變了質的香港,當中包括死因不明的「港視事件」。

交代

「叫人怎相信,因為一男子,而令港視如斯田地?現在的香港,沒有事情可以預計、理解,你怎樣預計、如何理解,政府批地給你建電視台,然後不發牌給你?我有東西看不過眼,不代表我有政治立場,就像我一向都反對香港的教育制度一樣,無論是那一個年頭,香港的教育,都錯得不能再錯。政治,別說一分鐘,一句我都嫌煩。」

遇上林熹瞳,多少令林文龍有點喜出望外(或不只一點)。林文龍多年來不做訪問,為了《我》片,這段時間,林文龍被林熹瞳安排,做了一生訪問的總和。林熹瞳,相比起林文龍口中現今年輕人特質的那些年輕人來說,應該有點「離經叛道」。

「我的外表,都可算是一個障礙。做幕前,沒有甚麼特別,但對於一個幕後來說,便是一個靚女,這樣會令人覺得,我是靠樣搵食。不過我知道,很多事情避不了,在工作上,我需要主動去找圈中的前輩、找投資者,我看過的白眼,數不勝數,幾難聽的說話,我都聽過,也不知有幾多人,連手也不願與我握。

「無論我幾硬淨,畢竟我只是一平凡人,被人侮辱,能真的左耳入、右耳出?不可能的,只不過放在肚子裡,累積下來,侍一天借機爆發出來而已。但崩潰過後,我還是站得起來的,我不介意別人是否看得起我,我只在乎,我是否有一天能令你看得起我。

「《我們停戰吧》,是我自己寫的劇本。成為一個編劇,是因為我明白到,現在的娛樂圈,你不能只有一樣。如果你只想做口靚模,走出街有大班龍友圍著你拍照,有幾難?只要你肯脫便成,個個都可以做得到。我寫劇本,是因為我有自知之名,因為我知道,這樣我才有機會參與演出。

崩潰

「做演員,真的需要有自知之名,不是想像中般簡單,或大家看到表面上玩玩下便成事。我這一年多,連一天的休假都沒有,卻沒有人看得出我有多累,保持住自己的外表,也是作為一個幕前的責任。為了不讓自己增磅,在演藝學院畢業後,我馬上戒吃飯,到現在,我只在過年才吃一次,每一件事的發生,都需苦苦經營。

「遇上文龍與黃生(黃玉郎),是我人生中一件很幸運的事,我心存感恩。我不但是《我》片的編劇、演員,我還是監製,每一分一毫我都用得其所,因為扣除發行費後,每用一元,便要賺三元才能抵消,在花錢上,我要想得特別清楚小心,因為我要對投資者有所交代。」

後記:請你食燒鵝

天生的性格使然,又加上人生閱歷的原因,林文龍的情緒並不異常起伏。

港視的誕生,林文龍沒有情緒高漲;到不獲牌照呢,他又沒有特別哀傷。那邊廂的林熹瞳,港視不獲發牌那天,已在家哭得天崩地裂,整整一個月沒踏出過家門,直至黃玉郎通緝她回公司交稿。

港視死不斷氣,左兜右轉搭上了中移動,全港市民,或,全港有很多市民,都熱烈慶祝。怎知才剛剛傳來香檳塞脫瓶而出的清脆聲響,倒地的竟不是酒瓶木塞,而是港視的首級。

林文龍還是依舊模樣,「未有港視前,咪又係得呢兩個台,根本沒有人想過會有王維基這條傻佬出現呀。」

我們當然知道,林文龍口中的「傻佬」,是褒意。

但我們也知道,今時今日,我們的常理已追不及世界改變之速度。

但我們還得傻下去,因為我們亦知道,香港有個傻佬,把電視台變成shopping mall,買滿唔知幾多錢,還真會請你食燒鵝。

 

   3週刊   第 829 期   更多精彩內容
3評衫: 陳慧琳 完美身段
潮媽陳慧琳多年來衣著品味都被大讚,少有失手。日前出席活動時,一條紅色連身晚裝裙現身,簡單而隆重,她的完美身形著出裙子的美感,艷壓全場。 ...........
留星語: 邊個話我o地傻?
「邊個話我傻」的下聯是,「我請佢食燒鵝」。 兩者沒有關聯,純粹押韻,沒有留意過歌詞出自誰人的手筆,只記得是仙杜拉聲演。 香港電視,由領不到牌照開始,全民熱血沸 ...........
Chok爆男女: 簡淑兒 歌視齊發 
樂壇新人組合少女標本成員簡淑兒(Jessica) ,今年和許雅婷、袁紫僑和溫心組隊加入樂壇,早前在商場開迷你音樂會,得到不少人支持。雖然她今年以新人姿態加入樂壇,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