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34 期 逾期

留星語 勝在夠冷 莊思敏沈震軒

當世界上的手提電話都有了智慧之後,我們都不再打電話,只會打開電話,然後在花多眼不亂的介面上運用各種各樣的apps來溝通或消閒。

莊思敏與沈震軒合作拍電影,不是《喜愛夜浦》續續續集露罅騷股,而是鬼片《碟仙碟仙》。碟仙,無人能確定是否真有其仙,但無可否決的則是此片也任由apps擺佈。

故事大概是這樣的:有四位年輕人經營apps開發公司,後來開啟了通往陰間的渠道。

拍鬼片也與apps千絲萬縷,未知有鬼的apps是否可以uninstall或給予負評,只知道科技也抵禦不到靈異陰森,每晚收工回家,莊思敏深受片場的詭異氣氛弄得輾轉難眠。

而沈震軒呢,「我以最快的速度抽離,便行了。圈外人覺得我們這麼輕易便把一些有感情的事物放下,簡直是冷血。」

當諸君終日對冷冰冰的手機,內充斥著死氣沉沉的微博、facebook、instagram還不夠,仍要急不及待下載剛面世未夠秤的17之時,來說冷血者,可以有幾熱血?

莊:莊思敏  沈:沈震軒

莊:小時候,因為好奇,曾與同學一起玩過碟仙、銀仙、筆仙,一開始便停不了,甚至沉迷下去,休息時玩、放學時玩、回家也玩。我一個人玩的時候,那隻碟真的會動。直至一次在班房裡,與一班同學一起玩,大家都知道,玩碟仙是有規矩的,如碟仙未肯離開的話,我們不能私自鬆手,但當天老師忽地走入班房,我的同學一驚之下縮手,怎知翌日早會時,那個同學的表情極之呆滯,雙眼發綠光,如何叫她都毫無反應。自那次之後,就知道這不是一個遊戲般簡單。

沈:我從來沒有玩過碟仙,一來我怕死,二來我是基徒教,不迷信這種事。但當然,我不排除世上有靈異的事及靈界的朋友存在,只是,我覺得沒必要去惹他們。

莊:我本來就不曾想過要接鬼片的電影,我有一個朋友,甫入娛樂圈的第一份工作,便是拍鬼片。那次的經歷令他自始就退出娛樂圈,他從來沒有仔細講過那次的經歷,只知道恐佈程度足以令他離開娛樂圈。所以我一直反覆問自己,如果真有鬼片找我拍,應否接拍?而今次則很難得,能與三位影后級人馬(邵音音、羅蘭、鮑起靜)合作,既然機會來到,應該試一試。不過在拍攝的過程,還是有種陰森恐佈的感覺,尤其我們在達德學校拍攝,我平時一向口不擇言,都不禁要自律一點,講一些他們愛聽的說話,始終是別人的家嘛。

沈:我自己又不太驚,工作而已。但去到一些敏感的時候,我還是會小心翼翼的。比如有一場拍我們玩碟仙,我都有點擔心,如果碟仙真的出現,而導演與此同時嗌cut,那怎麼辦?是否只要我們不專注地玩,就不會請到碟仙上來呢?這種無法解釋的東西,有時真說不定,所以大家一定要先有共識。

好玩

莊:我過往參演過的角色,拍完後都比較容易抽離,但今次沒這麼容易。以前收工,回到家已很疲倦,倒頭便大睡,但今次拍《碟仙》,整段期間都睡不好,加上自己又胡思亂想,精神狀態很差。

沈:我認為這行的訓練是,要學懂很快投入一件事,然後很快地抽離,再然後又很快地投入另一件事,接著再抽離。有外行人說過我們很冷血,怎可能這麼快便將一件投入了這麼多時間心血的事,拋諸腦後?但我們習慣了,比如記劇本,拍完一場便馬上要掉走,不能再記著,因為這樣下一場便無法投入了。

莊:沈震軒未入行我們已認識了,至今已十年。今次在電影中我們飾演情侶,也是因為大家相識這麼多年,才有情侶的火花。在戲中大家投入,大家都當作對方是情人,緋聞便悠然而生,就如我們拍戲時有鬼,就一定要相信有鬼,到拍完了,大家都一定會抽離角色。

沈:我拍戲,比較喜歡一些不似自己的角色,最好是能夠天花龍鳳地去設計。我一向喜歡日劇、卡通片,最好能將角色動漫化。有不少人崇尚角色要寫實、真實,但我認為,戲劇要不現實,才好看嘛。要現實嗎?我們每個人的現實是,每天都過得好辛苦,而戲劇正正便是可以讓大家抽離現實,才能讓觀眾可以投入。比如《喜愛夜蒲2》與《古惑仔:江湖新秩序》的角色,我就極之喜愛。試問在蘭桂坊會看到像我在《喜》中角色的這樣的一個人嗎?這個世界真有像《古》片中那樣的黑社會存在嗎?不可能的。這正正就是不真實的好玩之處。

莊: 在我而言,做演員我可以性感演出,三級題材無所謂,但最性感的程度則是不露三點,我始終認為那麼重要的部位,非必要就不能展示出來。來到這點上,老生常談的問題又會出現,那如果是《色戒》呢?老實說,如果是李安,自自然然便會接拍,但現階段我不覺得有這必要。除了演戲之外,其實很想嘗試做電影幕後。做演員很被動,要靠監製、導演主動來找我們,所以如果由我一手一腳主導一套電影,會怎樣呢?

軒:其實我也很想做幕後的工作,但目前,如果硬要我選擇的話,我會選擇音樂。我喜歡舞台,我希望在這十年裡用力地去衝,希望可以衝出一點成績來。在工作上,我是一個很怕悶的人,如果我做到有一日,我發覺在演藝事業上已到盡頭了,我便會去找另一個挑戰。我與我的跳舞老師,都有一個想法,希望可以建立一間像韓國、日本那些訓練藝人的學校,從小便培養、訓練人才,讓他們有一個正規的演藝訓練途徑。這種幕後工作,希望他朝能夠達成。



莊:我身邊的朋友開始結婚生仔,過著穩定的生活。自覺年紀愈來愈大,機會也必然愈來愈少,其實每個女人也想嫁,看著他們組織家庭,多少也會心急。自與前任男友(吳浩康)分手,至今仍單身。我找男朋友,錢財不重要,我想,基本他能夠顧好自己便可以了,我亦不介意大家財政獨立,我不需要男朋友要顧及我的經濟,因為人品才是最重要,以及一定要有我欣賞他的地方。

我並不難追,但我不是那些,只要打多幾次電話給我,我就會覺得對方喜歡我的女孩。要追我便一定要很白地開口,別跟我曖曖昧昧,表白了,我才會考慮是否應有進一步發展。當然我也不會主動,男仔好衰,如果由女方主動,即使他不是好喜歡、甚至不是喜歡你,他們都會食先。不付出便得到,那怎會珍惜?

軒:在娛樂圈工作,我們面對、接觸不同的人士,的確比一般上班族會較多,與此同時,這行通常都是靚人,我們又是公眾人物,但藝人一樣也是人呀,我們也需要愛情、伴侶。只不過我們每一步都要想得很清楚,究竟自己想要甚麼?是要拍散拖,或想建立一個家庭?大家都知我是一個很悶的人,但依然緋聞不絕。老實說,我不認為有緋聞是甚麼大問題,而是,如果我有做過而被報道,心甘命抵。當沒做過卻被指指點點,真係好蝕底。但我又不想事無大小都走出來澄清,這樣很婆,我不喜歡。

後記:大勢所趨

電影《碟仙碟仙》的故事發展最終如何,需進場才能揭曉,但依循今時今日的大勢所趨,相信故事發展大概是靈體最終與apps連成一線,然後亂撥號碼,冤魂附體上了速遞公司及中聯辦之身,撥出了數之不盡的奪命凶鈴。

收到來電的不幸者,均鬼遮眼地把家財盡轉,一筆一筆地、一籮一籮地把血汗錢都轉到地府裡去。

人間的銀紙到地府裡去後會變成陰司紙嗎?

當然不,大勢所趨嘛,陰司紙,全都會變成陰apps了。

 

   3週刊   第 834 期   更多精彩內容
衫品味
酒會晚宴大家都想以最靚最sharp造型出現,紅色、白色、黑色或釘珠裙都係必定出現選擇。不過酒會晚宴始終都係一個比較formal場合,晚裝長裙自然係首選。想成為眾人 ...........
留星語: 勝在夠冷 莊思敏沈震軒
當世界上的手提電話都有了智慧之後,我們都不再打電話,只會打開電話,然後在花多眼不亂的介面上運用各種各樣的apps來溝通或消閒。 莊思敏與沈震軒合作拍電影, ...........
Chok爆男女: 徐偉棟 虎父無犬子 
星二代徐偉棟,其父乃是一代武打巨星徐少強,長得如爸爸餅印般,而媽媽亦是靚絕娛圈的大美人雪梨,遺傳了父母的優良基因,虎父無犬子殺入娛圈做型格小生。 徐偉棟參演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