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37 期 逾期

留星語 自由身 張文慈

協力統籌:Michelle 撰文: 王思明 攝影: 林漢基 美術: 美術組 化妝:Stephen Makeup by Stephen Lau 髮型:Ethan&Lok@Hair

張文慈1996年入行,甫入行,已不愉快。

來自單親家庭,個個都看她不順眼,從小到大被慣性欺凌,卻從不流眼淚。

「他們說,一滴眼淚,一巴掌。」

為了不被掌摑,眼淚與情緒都屈在心裡,久而久之,都不懂如何流眼淚。

「拍戲要我哭,都很難。」

張文慈卻每晚入睡後,矇矇矓矓才懂得哭,「那時家中的工人,朝朝早走來跟我說,小姐,你昨晚又大哭起來。」

本來已悲觀,在娛樂圈再養成抑鬱,然後躁狂,午夜夢迴不哭醒,也忽然彈起床破口大罵。

前半生,活得一點也不快樂,「在我最多工作、每天見報的那段時期,我最想自殺。」

五年前,張文慈成為了基督教徒。

「我年紀大,沒有老公,也沒有公司簽我,現在自由身接工作,但這廿年裡,現在我才感到最安穩、最踏實。」

自由身,不在於有否經理人或老公,而是在於,我們的心有否真正的自由。

在2010年之前,有不少人向張文慈傳過福音。

「他們一走過來,我拍就鬧。」

那段時期,張文慈形容自己有躁狂症,卻從來沒有看過醫生。

「那時怎會認為自己有問題?再講,我亦不想別人知道自己的事。我自小的成長經歷不好,來自單親家庭,小時候經常被欺負,從不敢表達自己。我入了娛樂圈之後,有段時間工作量多得很,新聞亦多,好像很紅,但我一點安全感也沒有,亦不認為自己過得好,甚至不知道活著為了甚麼,更想過自殺。

「我是家庭的一個重要經濟支柱,卻入不敷出,壓力很大。在開工拍戲的時候,拍到一半要去廁所,關上門,鎖著自己然後大叫發洩。多年來,我根本無法入睡,即使吃了安眠藥,睡著也忽然哭醒。我家的工人朝朝早走來對我說,小姐,你今朝又喊醒喇!再不是,便在睡夢中罵人,罵到自己醒過來。我的前半生,過得一點也不快樂。

壓力

「小時候,經常被人打,打我,還不讓我哭,他們說,一滴眼淚,一巴掌,這些年,心變硬了,根本不懂得哭。2010年,我信了主,突然之間,好像一切的糾纏,都忽然有了答案。還記得我第一次踏入教會,我向帶我去教會的友人說,不要迫我去相信,我想先了解。怎知那天在教會,聽到一眾弟兄姊妹唱詩歌,我的眼淚便流個不停。

「我一直覺得,社會好黑暗,人性很醜陋,我從來不理會任何人,只懂得保護自己。與此同時,我的自我價值很低,認為自己絕不是一個值得讓人愛的人,信了主之後,學識去如何去愛自己,還學懂如何去愛別人。

「我以前的形象要性感,因為我覺得,如果我不性感,便沒有人會看我。在這行,只要脫得多,便會愈多人留意,我每天都怕別人會遺忘了自己。這個方法用了這麼多年,才醒覺一點也不實在。

老我

「不是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著衫就要著到上心口,也要看場合,如是甚麼盛事,著上一件靚靚的晚裝,我覺得很合情合理。只不過,不可能還刻意賣弄性感。年紀大了,是不爭的事實,難道還要我去演囡囡?我不介意演醜角,更不會介意演媽媽的角色。可能在別人的眼中,覺得我年紀大、沒有老公、又沒有公司簽,但現在的我,反而是這麼多年來,活得最開心、最滿足。當你肯開放自己時,原來世界會變得不一樣。

「放開自己,我們稱之為,拆毀了『老我』,即以前的自我。以前被批評,會好抗拒,但現在不再執著,也不會把自己看得好重,學識了如何謙卑。以前只懂不停地與人比較,沒有人影相,會感到難受、好hurt。現在我行出街,有人認得,會感恩,卻不會特別開心,反之沒人認得,連丁點兒不悅都沒有。因為現在的價值觀不在於名利,亦不為別人而活。

「這些年來,我的經濟狀況,比以前有大量工作時還要好,至今還經常可以在內地登台表演。無可厚非,真的要多謝《我和殭屍有個約會》,以及在湖南衛視收視第一的《情陷夜中環》,如果沒有亞視,我都沒有今日。

「信教後,常常唱詩歌,往內地又登台唱歌,現在唱歌比演戲還要多。但我始終是演員,總有戲癮的。我不是十八廿二,想多一點演出機會,不是望大紅大紫,只純粹喜歡演戲。近期與智叔廖啟智合作一套微電影,講現今的父母,如何對子女過份嚴苛,我飾演一個不自知過分要求的媽咪,直至自己的女兒自殺,才在她的遺書中了解到一切。能夠演一個這樣的角色,好開心。

「做演員,有其好玩的地方,當然也有無奈痛苦的時候。我婆婆,其實她是,但自小稱她為婆婆。她病重的時候,我正在上海拍攝電視劇《亂世佳人》,醫生說,她要吊嗎啡,在四十八小時內會走,我馬上向劇組請假飛返香港。回港後,我在婆婆身邊陪了她四十八小時,她仍未離去,無可奈何,我始終要飛返上海開工,結果她足足吊了五日嗎啡,醫生說,婆婆已九十幾歲了,正常來說,應該兩日左右就會離世。

拔喉

「回到上海後,頭四天都不用開工,怎知就在她走那天,就要開工,而且主力拍我的戲份。那天拍到一半,我助手突然走過來,原來是我弟弟打來的電話,他叫我向婆婆講最後一句喇,婆婆要拔喉,要走喇。那一刻,真的痛不欲生。

「我掛上電話,我拿著劇本,要準備去演下一場戲。而那場戲呢,卻要我扮喊,喊完之後要笑番,因為那是一場搞笑的場口。一眾工作人員看著我,恐怕我一哭便一發不可收拾。但我依然沒有NG,交足戲。作為演員,一向都不怕風吹雨打、也不怕通宵冇得,最辛苦是我們的情緒,明明心在哭,卻要對人笑,明明自己家人離開,都不能在身邊。

盡幫

「我最小的弟弟與我一起住,他剛有了BB,是我們張家的第一個孩子呀,我希望可以為他們買樓。他沒有媽咪,我做家姐的,盡量可以幫到幾多就幾多。無所謂喇,一家人嘛,不應該分得清清楚楚,只要量力而為就可以了。

「就像做運動,做過頭,便傷及身體。沙士那年,沒甚麼工作,從早到晚都做運動,早上滑水,下午打泰拳,夜晚跑步,如此這般,我幾乎天天都這樣做運動。十年後,才發現膝蓋都傷了,不能再做運動。

「我現在還要打針,讓膝蓋不再惡化,但因而經常水腫,沒辦法,唯有去通淋巴。現在不能再做運動,其實拉筋也不錯,也保持到體態,不過主要在飲食方面著手,早、午正常地進食,晚間就吃少一點。樣貌如何保持?老實講,現在甚麼都不要搞,就最好。」

後記:保護色

為了今次訪問,張文慈特地預備了三套衫。

「黑色,是代表我未信主之前;紅色,是我在娛樂圈五光十色的自己;白色呢,是反璞歸真,亦是我待嫁的心情,或者,可以視作婚紗,代表我嫁了給耶穌。其實我希望婚姻可以快一點來臨咁講好似好恨嫁咁,唏,還是順其自然,主會安排的。」

筆者不是教徒,不知道耶穌是否需要老婆,或真會為張文慈安排一個老公,只知道顏色會褪、心會變,還是清澈透底、無顏色、無添加的透明最好不過。

就像現在沒有保護色,乜都肯講的張文慈。

 

   3週刊   第 837 期   更多精彩內容
衫品味
Harrylam 時尚造型師及美術指導。工作範疇包括藝人、品牌廣告及雜誌封面。合作藝人有甄子丹、周秀娜、周柏豪、倪妮、湯唯等。 相信有品味的造型及培養個人風格比追 ...........
留星語: 自由身 張文慈
協力統籌:Michelle 撰文: 王思明 攝影: 林漢基 美術: 美術組 化妝:Stephen Makeup by Stephen Lau 髮型:Ethan&Lok@Hair 張文慈1996年入行,甫入行, ...........
Chok爆男女: 黃美棋 童年明星 
協力統籌:Michelle 撰文:王思明 攝影: 林漢基 場地提供:海洋公園 黃美棋,26歲,眨眼,原來入行已逾廿年。 四歲已入娛圈,拍劇集、拍電影,還擔任過梅艷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