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39 期 逾期

留星語 少即是多 黎耀祥

專黎耀祥紅到,像是整個無就只剩下他一個男主角一樣。

《梟雄》的另外兩位男一,全均外援;一位的正職是商人兼政協,以及湯洛雯之叔叔;另一位的正職,是電影及舞台界的資深演員,副業是四圍開火,被辣著的包括有杜汶澤、羅志祥、部分傳媒記者、無以及香港政府等等。

而黎耀祥呢,簡單乾淨到,與無的關係,連部頭都不是,在這個年頭,以黎耀祥這個身分,居然仍是無合約演員,亦即斷騷計,照理應該多、密手,收入才水漲船高。

「公司這兩年對我很好,每年只安排我拍兩套劇。」

無的騷錢,可以有多高,不得而知,但會有幾低,應該心照不宣,一年才拍兩套劇,還心存感恩,這「少中求少」的觀念態度,比出家人更玄。

「與錢無關,在我而言,沒有因為演了很多年戲,所以就演甚麼都手到拿來這回事。每一次的演出,都要重新出發、重新摸索,做男主角,一年拍兩套,差不多了。」

很多很多年前,黎耀祥才剛回無不久,在一次訪問中,他說:「從影以來這麼多年,最開心,其實是做茄喱啡的日子。」

做茄喱啡的滿足,來自於無壓力,亦無需向任何人交代,做得好,自己開心了算,做得不好?茄喱菲嘛。

少中求少等同精益求精,愈來愈精,只重質不重量,這個致勝之道,梁詠琪亦多次提及過,不過她嫁給鬼佬,講的是英文,「less is more」。

台慶劇《無雙譜》才剛播完,又見黎耀祥於《梟雄》殺人放火。「《梟雄》的戲味重一點,《無雙譜》的難度分不高,但不代表可以不需要出力。無論是甚麼角色,接過劇本,就要出力地創造、思考。演破腳、扮盲,本身已經有做,不難演,但做主角演大好人,就一點都不容易。大好人要怎樣演才好看?

「除了角色本身有的元素,我們要額外再加上自己的看法、演法等等,都要好小心地去摸索。從來都沒有演戲演了那麼多年,所以甚麼都手到拿來,沒有這回事的。除非當交行貨,純粹把對白講晒就算,但我又做唔出,所以對我來說,每一套劇都好難。

「這麼多年來,我從來沒有甚麼很想演,我入行時,有甚麼角色未做過?所以我渴求的,不是演甚麼角色,而是劇本寫得好與否。劇本寫得好,演一個文員、演一個侍應都好有追看性。背景與職業不是關鍵,戲劇是人與人之間所發生的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只要是一齣寫得好的戲,那怕普通一間餐廳的故事,老闆與伙記之間、伙記與伙記之間、伙記與食客之間,太多好的戲劇可以發生,你要我演老闆或伙記或食客,又有乜所謂?因為每一項都可以是挑戰。

「《神探高倫布》的確被鬧得好緊要,其實我個人不覺得《神》劇差,個概念很不錯呀,一個中了子彈後的人,性情突變。但今次的問題,在於兩方面,一是宣傳手法錯得好緊要,讓人以為是一套以四、五十年代的偵探片,甚至乎有點似《難兄難弟》的搞笑劇,怎知出來後是一套如斯怪雞的劇集,觀眾根本反應不來。

「而且又過份刻意營造某些得意,比如安排馬賽嗌『布布』,累死了套戲,又累死埋佢。不停地想做一些特色的事,根本無需要,太刻意求功了。不過講真,這劇被人罵得狗血淋頭,好彩我又冇死到。因為現實情況是,演員與劇集是分開的,有人罵戲不罵演員;有罵演員不罵戲,今次好彩,罵戲不罵我,馬賽就是被罵死的。」

各散東西

《神》劇另一個出事的敖嘉年,與馬賽一併被罵到要以人間蒸發來抵債。

「沒辦法,就像落注一樣,總要有新人接棒,不可能下下都係我。我做新人、二、三線時,也跟著前輩出道,但觀眾是否喜歡自己,是時也命也。

「《巾幗梟雄》的柴九,並不是我最喜愛的角色,但最紅的卻是柴九。至今我最喜歡的角色,仍然是《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劇中的劉醒,比起柴九更人性化、更有深度。柴九中了很多技巧上的計算,而《義海豪情》則把那個獨特的時代、舊廣州的低下階層、甚至是我與雯女之間的感情,都寫得恰如其分。

「《義海》的成功,不是因為寫愛國,亦不是因為有大時代作背景,亦與政治諸如此類的因素無關。寫政治、寫抗日戰爭的劇集,多如繁星,內地大把喇,但始終感動人的,都是內裡那份情,這才是永恆不變。

「因為《義海》,我與雯女獲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提名最佳男、女演員,香港電視史上從來未試過,可想而知,《義海》在內地的影響是何等深遠。在內地還有一大班叫『義海粉』的粉絲們,到現在還在寫文章,稱如何懷念《義海》,但反而《巾幗》就沒有這影響力。

義海粉團

「義海粉,可以是雯女的粉絲或我的粉絲,甚至不是我們,而是純粹《義海》這套劇的戲迷。但無論如何,大家的共通點,都是《義海》。早前我到內地工作,有粉絲寫信給我,《義海》已踏入五週年,很希望我可以搞一個聚會。我都好想,但實在太難,台前幕後都各散東西了,這份情,只能夠放在心裡,沒辦法。

「在我餘下的演藝事業上,還可能再遇到像《義海》這樣的劇嗎?我相信不可能。《義海》的出現,有很多巧合,不是簡簡單單一個『難』字可以形容當中的可能性。因為不是單單有添哥(監製李添勝),或華標(編審張華標)或雯女,或我再唱一次片尾曲《紅蝴蝶》般簡單。

「就算再有一模一樣的組合,戲劇本身,其實是有生命的,不是我們刻意求功,不是因為我們知道有一條致勝方程式,就可以做得番一模一樣的作品出來。所以能夠再出現多一次《義海》,是不可能的。

「最喜歡的角色,是劉醒,而不喜歡的,則沒有。角色本身沒有好與壞,只在於你如何去演繹。我接得的,就是屬於自己的,怎會不喜歡?但當然,劇本依然才是最重要,我成日都話,我們當演員的,是不過是借屍還魂,是一副軀殼來的,如果劇本奇差無比,甚麼都沒有,那你要我怎樣演得好?

借屍還魂

「現在的年輕人很傻,成日話去咩演技班,邊使。演技是對人的了解,去上堂,讀甚麼?讀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演技是否單單一本書而已?當然不是,演技是人生的經驗、經歷、閱歷,去思考身邊的社會,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社會,這就是所謂哲學思想。如果一個演員,沒有這個思想,沒有這個背景基礎,無論演甚麼戲,都只懂運用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咁你咪淨係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囉。

「學技巧,就只不過是技巧而已,卻無法幫助演員怎去演譯一個人,現在的人,往往忽略了背後最重要的知識,大家只懂捨本逐末。演戲,不是返工準時出現然後演戲般簡單,我這麼多年來,從不間斷地從不同層面上吸收、學習,我以前,錄晒所有《新聞透視》、《星期日檔案》,特別是《六十分鐘時事雜誌》,因為這些節目,全都是一個極佳的途徑,讓我們接觸到不同的人。

「這個世界有很多人物,《六十分鐘時事雜誌》讓我們看到三軍司令、美國總統的另一面,不是透過這種節目,如果我要演三軍總司令,應該怎樣演?我不是訓練班出身,甫出道我已怕自己不足,這麼多年來,花最多時間的,不是演戲,而是演戲前的準備功夫。」

後記: 多即是少

無金牌監製李添勝當然重要,人人都認為,沒有添哥,那有《巾幗》的黎耀祥。但一劇之本,沒有優秀的劇本,黎耀祥副偈,還不過是軀殼而已。

「無獨有偶,凡成功的角色,都是張華標的戲。」

張華標是無多齣紅到嚇死人的編審,《溏心風暴》(平了《大長今》的50點收視)、《巾幗梟雄》、《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等等。

「還有《西遊記》還有我第一次獎的《人在邊緣》,全都是張華標。我覺得華標,好能夠掌握到黎耀祥的優點,他知道如何把我的能力發揮到極致,老實講,他是我的恩人。」

《神探高倫布》也是李添勝監製的,編審卻不是張華標了,下場之慘不忍睹,幾達膽戰心驚。《神》劇輸在甚麼?

「刻意求功。」黎耀祥說。

刻意求功來得很文藝,raw一點的說法是法國大餐多魚,more is less。

 

   3週刊   第 839 期   更多精彩內容
衫品味
當大家不斷嘗試今年秋冬季其中一個大熱潮流高腰褲時, 劉嘉玲就示範同樣以褲為主題,不過係短褲去配搭佢fashion style。追貼潮流得又有個人風格,好值得大家學習。 ...........
留星語: 一台獨霸 過檔有運行
香港電視台多年以來,由兩間變1.5間,再由1.5間變到只剩一間。一台獨大,引來唔少人媽媽聲,當中包括睇電視觀眾,甚至在無大台內打工的藝人亦媽媽有之。 不過你 ...........
留星語: 少即是多 黎耀祥
專黎耀祥紅到,像是整個無就只剩下他一個男主角一樣。 《梟雄》的另外兩位男一,全均外援;一位的正職是商人兼政協,以及湯洛雯之叔叔;另一位的正職,是電影及舞 ...........
Chok爆男女: 最好咪?獎 蘇麗珊 
由林海峰與楊千嬅合演的新片《哪一天我們會飛》,未看已驚喜萬分;一,林海峰上一套演出的電影,都應該有佢個女咁大,多年後登大銀幕,著實引頸以待;二,飾演楊千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