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40 期 逾期

留星語 舉白旗的幸福 黎美言

MMA,即綜合格鬥,意指除了批、打背脊,拳手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攻擊對方。拳手在氣絕前能舉白旗投降,但最緊要快,因為拳腳無眼,激戰能喪志,瞬間便能一命嗚呼。

「我怕死,但不捱到最後一口氣,也不會投降。」

nowTV旗下的免費電視台ViuTV,製作了一個MMA真人騷《G1格鬥會》,黎美言是其中一位參賽者。

「第一場比賽已經爆晒缸,看到有血滴在身上,都不知自己那裡受傷流下來的。」

黎美言19歲入行,今年28歲,由HotCha到獨立發展到走上格鬥擂台,在娛樂圈這十年,像蝴蝶逆轉而生;出道時靚靚跳cha cha,十年後蛻變了,竟是一身傷痕累累、血肉模糊。

「難得有此機會,我不理到時斷骨鼻,醫生我已準備好了。不參加,反而我怕將來後悔。」

突然想起了免費電視台的混戰,才發現港視連站台的份兒都沒有,王維基排隊入場時已陣亡,就像黎美言,滿身是血,卻不知身上那裡受了傷。

原來有機會在台上舉白旗,也是一種福份。

參加這次格鬥會,在上台前要先簽下保密協議,以及生死狀。本來唱歌跳舞拍廣告做代言人,一切都從靚靚出發,霎時變得口腫面腫,還要在生死關頭徘徊,劉母的反應最大。

「當電視台找我的時候,開心不已,我一向喜歡做運動,又熱愛武術,可以挑戰自己,是一個十分難得的機會。縱使興奮雀躍,但到簽生死狀那一刻,還是有種莫名的恐懼。

「媽媽因為我參加格鬥比賽而嬲了我,到我向公司講,Marie(諸葛紫岐)(老闆娘)也反對。我花了很多時間說服他們,媽媽終於接受了。而Marie呢,她說,我不需要你得獎,最緊要平平安安回來。那一刻,好感動。

「打MMA,的確很危險,斷手斷腳乃等閒事,再講,我還要在娛樂圈發展,我也怕面會花、鼻會,而且我還未嫁人喎。我相信,這是我人生中最大膽的決定。

「第一場格鬥,不久後我便見到自己心口有血,不知是從那裡受了傷流下來的,但都不輪到我想,只可以繼續。完賽後,才發現不只皮外傷,更傷及了肺,我一直在做物理治療。不過當時不能公開,一來簽了保密協議,二來也不能讓對手知,因為恐防對手會專攻我的傷處。

忌諱

「我沒有想過會退出,既然簽了約,就要尊重合約精神,一定會挑戰到最後一刻、最後一口氣。我知道,比賽後有很多閒言閒語,人家的事我不管,我與我的公司都尊重保密協議,我們不透露任何不應該透露的內容就行了,別人要透露,那是別人的事。

「打MMA,共打三個回合,每一個回合兩分鐘,去到最終極那一場,要打五個回合。這是非常消耗體力的運動,我現在只管集中精神受訓,每天的生活,與職業拳手無分別,單單在師傅蔡東曉拳館,就起碼要花六、七小時練習。早上九時左右去跑步,然後回拳館訓練兩小時拳腳,然後放飯,飯後再練地戰。

「MMA經常會出現在地上搏擊,以手腳鎖著對方。這方面我沒有認知,所以每天得花很多時間去學、去練習。我師傅呂日彤,在教導我打地戰時,不時要攬埋身,我本來都沒有甚麼忌諱,反覆練習多次後,我發覺他有點尷尬。

「因為學習鎖著對手,有時我要坐在師傅身上,有時師傅又要坐在我身上。但我認為不能想太多,無論與師傅有幾多身體接觸,都不要放在心上,要專心,才能出賽。後來師傅都話我,原來我女仔得來,又唔係好女仔咋喎。

「我每天訓練後回到家,都八、九點了,真的筋疲力盡,吃點青菜就去睡。我不是要特意吃得清淡,只是太倦。我的朋友見我這麼辛苦,忍不住會請我吃自助餐,不多,兩星期一次。我的體能消耗這麼大,不需要對自己苛刻。

輸蝕

「入行以來,開演唱會、排舞,都不及打MMA那麼辛苦,但我很享受去捱,從而獲得滿足感。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在表演之前,我們得花大量時間練習綵排,而格鬥呢,上台的入場費是,在打人之前,必需要交自己塊面出來,俾人打。

「我的性格是這樣,想做而不做,我知道我一定會後悔。難得電視台在這麼多人之中找上了我,要我say no,好容易,say yes就需要好大勇氣。

「參賽的女仔,共八位,平均每人打三、四次左右。問心講,賽果如何我沒有去想,始終在參賽者當中,以我最輕磅,身形也輸蝕很多。但我無法增磅,因為訓練太辛苦,根本食極都唔肥;二來,我還要拍電影,不可能單單為了MMA而放棄其他工作。

「格鬥比賽都在籠裡進行。這個籠,很漂亮,像電影裡的畫面一樣,看起來就像女版《激戰》。然而,我們不在拍戲,這場架,是真打的。第一場比賽,已經有很多朋友、粉絲在場外支持我,他們一起叫我的名字,那震撼程度,一點也不比開演唱會輸蝕。有這麼多人支持自己,覺得自己好幸福。」

蔡東曉,是世界泰拳冠軍、香港拳王,接手訓練黎美言,才兩個月。

「我們一星期練足六日,其實她天生身手不錯,訓練的時間很短,才兩個月,但她能有今天的成績,已很不錯。不過今次的比賽,很不公平,參賽者好多都比黎美言大隻高大很多。

死撐

「以黎美言同樣磅數的女仔來說,她的確算是有力的,但相差十幾廿磅,在真正的MMA比賽裡,已經是差好多級了,黎美言已經是越了好多級的挑戰了。幸好,黎美言反應快、又夠靈活,因為與對手身形相差太多的關係,不能硬碰硬,只能打距離、打食腦。

「除了MMA經常用到的落地鎖關節的技巧,每天在館練六、七小時,我還會教她泰拳,盡量讓她樣樣都識喇,始終在擂台多上,多一點不同的知識、招式,起碼對保護自己有一定的作用。

「黎美言很有鬥心,佷有毅力,非常勤力。當然如果她沒有這些狀態,我都不會訓練她。但打MMA,危險程度很高的,頭破血流一定有,但如果真的被對手鎖實,不能死撐,因為隨時會死。」

後記:在台上我覓理想

女孩子打MMA,會有幾好看,不得而知,還要等來年四月,ViuTV開台後才能打分舉牌。但好看不好看,在黎美言身上,都不重要,因為這種剎那激情,畢竟可一不可再。

「我現在單身、冇拍拖,我都有想過,如果我有男朋友,會否影響我參加這個比賽?我說我入得那個籠、站得上擂台,就不理會打個鼻或留下疤痕,但實際上會否擔心?一定會呀,我又未嫁人。」

特意翻聽錄音,記下黎美言講了幾多次「我又未嫁人」這句話,共五次。30分鐘的訪問,亦即平均每6分鐘講了一次,比起諸君update面書有過之而無不及。

又突然想起一向恨嫁的梅艷芳的一句歌詞,「在台上我覓理想。」

在血淋淋的現實裡,舞台是覓不到理想的。

女孩子一生中最美麗而永恆的舞台,始終是洲際的豪門夜宴。

 

   3週刊   第 840 期   更多精彩內容
留星語: 舉白旗的幸福 黎美言
MMA,即綜合格鬥,意指除了批、打背脊,拳手可以無所不用其極攻擊對方。拳手在氣絕前能舉白旗投降,但最緊要快,因為拳腳無眼,激戰能喪志,瞬間便能一命嗚呼。 ...........
Chok爆男女: 陶禧玲 純天然 
香港娛樂圈無論有幾低沉,每年的新人依然排山倒海如海嘯般湧入,能夠job接job在演藝界掙扎存活的,總有其過人亮點。新人陶禧玲(Carol)有份參演電影《燈塔下的戀人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