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46 期 逾期

留星語 六月飛霜 黃德斌

一戲之主,除了男主角,數下去,大概可以稱之為第二男主角、第三男主角,甚至第四男主角。再糾纏下去,那個埋位前已睡死在路邊的老臨大抵也可被稱為第十九男主角。

簡而言之,男主角之外,有角色有戲份有對白的,都被統稱為綠葉。

黃德斌當綠葉當到稱王稱霸,由越南仔到宋東洋到裘亞域等等等等,比劇中似十九男主角的真正男主角,更稱職當男主角。

「入得娛樂圈,那有不想做主角?這行講際遇,今次能當主角,已感幸運。」

偏偏首次當主角,角色名叫葉常綠。黑色幽默得笑不出,哭無淚。

「編審用了彼岸花,來配對我與邵美琪,意境很浪漫,看下去便知曉。」

邵美琪的角色叫花蕊紅,與黃德斌的葉常綠互相呼應;彼岸花是一種花開不見葉,葉長花凋萎的植物。

的確,塵世規律應如彼岸花,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是以豈有百花與冬雪齊晒腳如此怪雞之理?

當然有,由越南仔到宋東洋到裘亞域,原來一直都不是男主角,也像怪事一宗。

世界怪得誇張,陳奕迅演繹得最傳神。

因為青黃不接,娛樂圈衍生了不少「遲來的春天」,如黎耀祥,如甄子丹。

「遲來的春天?這樣說來,好像很坎坷,我不會這樣想,我認為是幸運,在這行,幾多人如我,做了幾十年還不是名不經傳?碰巧我有這個機會,是屬於幸運的一個。

「每個人入行,都應該有做主角的理想,無可能話甘心做路人甲乙,或非主角的戲。但凡事講機緣,要天時地利人和。好多謝喜歡自己的觀眾,知道有不少人愛看我演的戲,已經足夠我開心了,能夠做到呢一步,仲想點?

「現在去到另一步,做主角,沒有遲了這回事,演員好被動,你好難同人講,喂,你俾個主角我做?投資開戲,老闆要計算,佢俾你就俾你,唔俾你就唔俾你,要人給你機會,首先自己要做得好呀。

「我知道,《刀下留人》的監製、編審,在構思故事時,已想到我與邵美琪,聽說我們都是不二之選。我與邵美琪的角色,一個送死、一個迎生,這反差令人很有聯想,而且也是第一個以劊子手作命題的劇集,幾特別。

被動

「做主角有一定的壓力,來自於如何做得更加好,如何令全隊人目標一致、開開心心地拍完。從前見陳豪、林保怡,還有電影界的發哥、華哥、城城、家輝等人,他們均能令整個團隊,一起專注、開心地拍攝。

「這點不容易的,如何能令到整個工作氣氛保持良好,我們在工作態度上,都要先做好自己,如果你埋位講完對白,然後就去打機,那如何能令氣氛好?」

連每家都有本個別難念的經,我們更沒可能知道無的機制如何運作。只是引經據典、前車可鑑底下,一貫的模式是,當上了主角便是主角,君不見梁朝偉做完《新紮師兄》然後下一齣劇便飾演睡死在路邊的老臨。然而跟前的黃德斌,確有被「反其道而行」的跡象。

「我知道先別說觀眾,即使公司也有同事見到我時,一面驚訝,喂,咁耐唔見你?正如之前所言,演員很被動,難道我走去同公司講,其實我都幾紅呀,用我(大笑)!自己講完都流汗喇。

「我們唯一可做的,是令觀眾、老闆有信心,這樣便可以一直做下去。其實唔怕呀,發哥話我仍年輕!(又大笑)

磨合

「做演員,與不同人士溝通也很重要,不要將之看成去敲門sale自己,因為很多時大家談天說地、風花說月,大家才有機會了解對方,讓他們認識多一點自己,咦,原來德斌也有另一面呀。

「如果彼此不相熟,就很難看到另一面,他們看到的,永遠都是劇集出街後的德斌。這也是班底的形成,因為成組人都好熟悉大家,埋班時無需花太多間去了解、磨合,甚至可以減低風險。所以在我而言,溝通是重要的。但溝通,與埋堆、擦鞋,是兩回事。

「就像我與戚其義、周旭明等人,我們走在一起會brainstorm,那不是埋堆,也沒有擦鞋。尤其是與阿戚,大家識於微時,我在無的藝演員訓練班畢業後,在無工作了五年,一直以為自己做得好足。

「訓練班出來,當然是做演員,但我爆炸、威也、穿玻璃又跳樓乜都做齊,差在未斷骨而已,怎知五年後卻收到大信封,說合約終止了。我意想不到。

「我做咁多,原來都係咁。好彩,那五年,識到不少朋友,也認識到電影人。那時我只需要有工開,有人叫我做幕後,咪做幕後囉。我與阿戚,便是在那年頭認識。

放棄

「在不同的階段,我都有想過放棄,但當年與阿戚不時一齊玩、一齊睇戲、一齊傾戲劇,對這行認識多了,興趣便愈來愈大。在外頭經過磨練後,到九七年重返無。

「回無一段時間後,有記者訪問我,問我由武師轉做演員這個階段,有甚麼不同。我話,我不是武師,我是從演員訓練班出來的。

「那記者晒頭,唔係喎,看著你又爆炸、又威也、又穿玻璃又跳樓乜都做齊喎,仲唔係武師?(再大笑)

「你看,眨下眼,時間又過了,回頭看,其實有甚麼大不了?我一開始已經講過,自己真的比很多人幸運,人生隨遇而安便好,再講,唔係仲可以點?我到現在還可以堅持做自己理想的工作,這行有幾多人十幾廿年,生活都頂唔順,還可以堅持甚麼?

「放棄,是演員的通病。完成了一個工作,之後點呢?前景如何呢?我沒有花不完的錢,或背後有一盞大燈射住自己,我手停口停呀。



「周遭環境,對人會有很大的影響。但來到現在,我不會選擇不開心去面對。每一段時間,都有沉鬱的時候,即使順風順水的,也有不少藝人仍然無止境地追求,與其他人比較。這種人,我見得多,只覺得他們好辛苦。

「當然,各人有自己選擇的權利,只是,我不選擇這套生活。如果你問我,新年願望是甚麼,呢個世界乜都假,開心、健康,才是最重要。

「人不如意必定有,但不要讓自己泥足深陷,不能在不如意的情緒中鑽下去。我以前黑口黑面,那還會有人想用你?

「我看過身邊滿是正能量的朋友,看著他一直轉變,愈變愈好。相反你個人負能量,則會愈來愈低沉,就像物理常識一樣,合理不過。現在的我,是否真的很如意?大家有眼睇,只不過,我已懂得怎樣去選擇。

「回想我十八廿二之時,我都選擇開心地過活,既然早早已選擇了開心,無理由現在才選擇不快樂,那豈非蝕?」

後記:男主角

黃德斌憑《火舞黃沙》獲最佳男配角獎,「我當然希望也可以拿一個最佳男主角。」

要獲最佳男主角獎,先決條件是要先當男主角。

《刀下留人》之後的兩套劇,《當鐵馬遇上戰車》以及尚未開工的《致命復活》,都不是男一。那還要跑多久才會有這一天?

以下有一段真實對話,是咁的。

「原來黃德斌《刀下留人》第一次做男主角」

「梗係唔係喇,佢不嬲都係男主角呀!」

「邊套呀?」

「」

「邊套呀?」

「你唔係嘩?佢不嬲都係男主角喎。」

才發現原來觀眾心中不由自控地為演員排位,由一排到第十九。

沒有做過男主角的男主角,這樣的黑色幽默,笑得出。

 

   3週刊   第 846 期   更多精彩內容
衫品味
出得行做藝人,外表好緊要,如果自信心不足,揀衫方面一必會出事,但自我價值夠肯定,行出氣場都零舍不同,好似今期欣宜咁,放棄減肥做回自己,一首〈你瘦夠了嗎? ...........
熱爆專題: 撈過界 主持變天王
娛樂圈最緊要周身刀,咁先能物盡其用,長撈長有。 多年來唔少歌手去拍戲,拍戲又走去出唱片,不過當中最難轉變,都非主持人莫屬。比如咸豐年代何守信,乃係當年 ...........
留星語: 六月飛霜 黃德斌
一戲之主,除了男主角,數下去,大概可以稱之為第二男主角、第三男主角,甚至第四男主角。再糾纏下去,那個埋位前已睡死在路邊的老臨大抵也可被稱為第十九男主角。 ...........
Chok爆男女: 楊埕 零瑕疵 
於《2014香港小姐競選》中,曾有一位大熱佳麗, 被喻為「清純芝」的楊埕(Sabrina), 當年與其所屬的唱片公司因合約問題而被迫退選。 事隔一年,Sabrina再踏選美台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