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華傳媒資訊網   訂閱雜誌  e-Magazine
3週刊 Facebook 專頁
   會員名稱: 密碼:
一週娛聞 娛樂熱料 好姨講場 星光大道 名人專訪 環球片場 Lisa味道 Family Food JESSICA
Fashion & Beauty
 
3週刊   第 847 期 逾期

留星語 Show must go on 張達明

張達明在2011年年尾,主演舞台劇《花心大丈夫》,在演出前一天,收到醫生的報告,得知自己患癌指數,比平常人高出很多。

在台上嘻嘻哈哈地演著喜劇,難為每天在後台晴天霹靂。

「頭幾天公演還可以,後來在中場休息時,已經要躲在一角擤鼻血,一直都沒有人知道我患癌。」

來到了這一步,還要對人歡笑。

「Show must go on!」

聽起來很無奈,身負重病兼滿腔鼻血,為甚麼一定要go on?

「你開唔開心,人都買晒飛囉喎。」

這個原因,聽起來,才是真正的無奈。

因為病重,有報道指,張達明賣樓醫病,怎知原來不過是遇著剛剛。

「買樓是投資,價高時不賣,幾時賣?醫療費當然需要,但也未至於如此高額。樓房不同股票,在需要錢時才賣,誰知要等多久才賣得出?股票還可以蝕少少賣掉。

「有錢,當然好,但不代表甚麼工作我都願意做。有人叫我去內地的酒吧,唱唱歌簽簽名,我又沒有甚麼興趣,而且又多人吸煙呢。要我暗中做一些甚麼,然後有點收入,這樣一點也不興奮,我又不是很缺錢。

「我一直都有工作,病後寫過舞台劇本,又寫了個電影劇本,錢都收埋。本來打算做導演,在12月開,老闆、主角都好贊成我做導演,但後來想一想,還是算了,拍電影,一天隨時要拍十幾個鐘,萬一突發要開廿小時怎辦?

「做演員五日都可以,十日我就推。再講,又不是賺好多,但如果有一億就唔使諗喇。反而在香港講talk,去分享自己的經歷,仲開心。

生存

「在我最紅的時候,忙到不可開交,拍五套戲,又做電台節目,又寫舞台劇本,又出書。現在有空,要工作,會選擇做一些令自己開心。

「要我客串拍幾日戲拿點錢,沒意思的,反而做騷,或開一個有血有肉的talk show,分享我患病的經歷,才更有意義。

「很感謝自己還有靈敏的思維,如果我是一個舞蹈員,或龍虎武師,以我現在的體力根本無法應付。現在卻還可以靠把口做騷。這全都是我真正享受的工作。

「我又試過幫政府開班,教導年輕人,如何增強自己的表達能力,早前又為無藝員訓練班授課。以前我不可能會做,不過今次一來是樂小姐及旦哥鄭丹瑞叫我幫幫手,二來,經歷過與年輕人分享後,發覺好有滿足感。

「我即將與農夫一起開騷,我們在2014年合作過,今次與上次不一樣,今次是公開售票,上次不是。我喜愛舞台,所以我基本上沒有當自己病,開開心心,搞多一點開心的作品給大家,就最好。

「有些事要面對,便去面對。我患病時,家人一定有不開心,以前我嘻嘻哈哈,現在又要受盡各種醫療,很快又要休息。但人總會有唔好彩,但這個唔好彩,可能會令一個人更長進,甚至乎促成了一種成就。

「我不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好的父親,正常喇,只不過小朋友要學懂如何面對,他們見我病到這模樣,還堅持去做騷,見到我的騷的反應,以及我的能力,我相信,他們懂的。

「我亦不是一個甚麼抗癌戰士或甚麼好勁的人,我只不過是一個想生存的小市民。很單純嘛,只要想繼續生存,就努力生存而已。

「人生本來很多事都不能自己作主。2014年年尾,我演出舞台劇《花心大丈夫》第二集;第一集是發哥周潤發演的,今次與我做拍檔的,是白只,他就開心喇,剛剛拿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

「而我呢,則含著一泡眼淚去演繹一個如斯開心的角色。記得那天作最後綵排,也是醫生出報告之日,原來我的患癌指數,比正常人高出很多。

心痛

「我一直沒有告訴任何人,亦沒有人察覺,演了幾場後,在中場休息時,我就躲入後台擤鼻血。

「那時候如何平衡自己?根本無得平衡,show must go on,因為開唔開心,人都買飛喇。這是一個好正常,應負的責任,有甚麼事,騷完後才去面對。

「慶幸自己朋友多,患病後,有不少朋友給我介紹醫生、良方。記得有一次碰到吳孟達,他知道我病,介紹了一個在湖南的醫生,怎知不到兩星期,看新聞才知道他病重,兩星期前還見他健健康康,不過好彩,他現在身體不錯。

「另一個令我好心痛的,便是馬爺(午馬),有一次在廣西拍電影,見他坐輪椅,原來他肩膀不舒服,回港後,才發現原來是肺癌。

「後來我們一起去做推拿的治療,我還握著他的手,說他的手極富彈性,反而我的,又乾又硬。但最後馬爺還是走了,好心痛。

噴血

「記得人生第一次想退出電影圈,是拍韋家輝的《一個字頭的誕生》。那是一套另類的黑社會電影,有一個晚上,整個夜晚只拍一個鏡頭,我與鎮宇、青雲等人坐在一起,鏡頭從天吊下來,拍我們傾偈。

「那個鏡頭圍著圈,三百六十度轉著來拍,而我呢,要含著一條喉,拍我噴血,那些血多到要噴到成間屋、四幅牆都是血。

「那個特技不可以拆,於是我有五、六小時,嘴巴不能合上,口水也乾了,不能說話,而其他演員呢,則坐在一旁吃飯。

「我就坐在旁邊看著他們,那些冷凍血,佈滿我全身,凍得我認為,我實在不能再這樣生存下去。這是我人生最痛苦的一件事,最令我想退出電影界的一套電影。但當然,出來的效果好有型,好有滿足感。

「另一套很感謝的,是無的《狀王宋世傑》,沒有這套劇,我根本去唔到大陸市場。我好犀利呀,我去上海拍一齣四十集的電視劇,那個女老闆,專程走過來多謝我,叫我達明哥。

「我說,不用多謝我,我來工作而已,她說,我不是多謝你來拍這齣劇集,而是因為早年買了《宋世傑》第二集,令她賺了第一個億。自己的作品,能令別人賺錢,好開心。」

後記:來日方長

作為一個喜劇演員,張達明拿了三次舞台劇的最佳編劇獎。

「我本來的夢想,是成為一個藝術家、編劇家,我夢想我的劇本可以留傳萬世,拿諾貝爾獎。我讀演藝時,高行健都未得獎。」

高行健獲獎那年,六十歲。

張達明五十出頭,老實說,以其資質又未曾流亡過海外,恐怕十年後都應該拿不到諾貝爾獎。

不過不打緊,來日方長,十年後拿不到,還有下一個十年。

諾貝爾獎不會跑掉,以張達明的資質,又曾留學過海外,跑多幾個十年,得。

 

   3週刊   第 847 期   更多精彩內容
衫品味
今期有幾位youngartist,著得唔錯,令人有驚喜,好似盛朗熙、岑日珈咁,好識得利用自己優點,不約而同咁大騷白滑美腿,吸睛程度爆晒燈。反而一較資深就略為失手, ...........
留星語: Show must go on 張達明
張達明在2011年年尾,主演舞台劇《花心大丈夫》,在演出前一天,收到醫生的報告,得知自己患癌指數,比平常人高出很多。 在台上嘻嘻哈哈地演著喜劇,難為每天在 ...........
Chok爆男女: 安俊豪 蚕陔善邈帣 
於2009年參加第一屆《亞洲星光大道》及飛到台灣直踩音樂比賽《超級偶像》踢館的李志豪,在離開亞洲電視後,亦同時暫別主持界,並密鑼緊鼓計畫重拾金咪,衝入樂壇搶 ...........

免費頻道



 
關於我們 | 私隱聲明 | 豁免條款 | 聯絡我們 | 職位空缺
Copyright © 2018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