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德鐘 雲霄之後

無迂楔H確有一手,只要受捧者懂得好好把握機會,任何一個紅了的藝員,事後都會大聲地說:「It is possible !」

據說,十年前有個男新人叫馬德鐘,入行唔夠半年,便遭不少當紮小生冷嘲熱諷,判定這個六呎巨人怎樣努力怎樣堅持,都冇運行。不過做過G4當過男模的當事人,卻認定自己總有出頭天,問題是時機是否配合。

等了又等,拍了接二連三的三、四線劇集,角色不是不愜意就是可有可無,馬德鐘徘徊在死性不改與死心不息之間,終於憑茪@齣扮演型爆飛機師的《衝上雲霄》,衝出多年困局,平步青雲之餘,繼續深究時與機的配合。

「假如一加入TVB就拍《衝上雲霄》,同樣的機會,未必得到同樣的結果,我好相信,這個機會是需要時間配合,現在是兩者兼備,今後如何延續,就要睇公司和自己的造化。」

的確,早排一打開電視機,由天光到天黑,都會睇到馬德鐘,下午有《烈火雄心》熱身,傍晚時份由《無考不成冤家》接力,搭正八點有《一屋兩家三姓人》緊接,凌晨再來《智勇新警界》壓軸,馬德鐘幾乎完全掌管了我們的生活。

馬德鐘終於夠膽說句:「I'm possible.」

記憶中馬德鐘出過一張唱片,專輯名叫《愛您有罪》,其中一首歌叫《我無權講》,有一段歌詞是這樣的:「祈求有天願望實現願我偉大/拋開最耀眼的債/脫去鑽戒再不戴/將我自信心讓你偷偷看一看……」

現在的馬德鐘,自然絕對有權去講自己的十年奮鬥史,而且愈講愈有。

時機

時勢造英雄。

臨近暑假,又是小朋友肆無忌憚睇電視的時候,無邑X機在黃金時段,推出一齣合家歡新劇《一屋兩家三姓人》,並由在《烽火奇遇結良緣》合作過的馬德鐘和宣萱擔大旗。

馬德鐘說,這齣新劇備受公司重視,早就盡在掌握預計之內,這一次配合到公司之餘,亦為自己延續人氣打了支強心針。

「拍《烽火》的時候,已經知道公司會再安排我和宣萱合演多一齣新劇。當時公司的部署是雅典奧運會要大肆催谷,而我身為奧運大使,所以要有新劇同期配合宣傳,當時我諗,又是一個大好機會了。」

無可否認,近年演藝事業穩步上揚的馬德鐘,人氣之盛可謂一時無倆,訪問期間,就不斷有途人甚至fans上前索簽名及影合照,馬德鐘說,這麼「紅」的感覺,在劇集《衝上雲霄》推出後尤其明顯。

「要觀眾喜歡自己,其實並不難,最難是要他們繼續咁鍾意你支持你。好似我做的飛機師角色,大家當時都好鍾意,不過當時我覺得,他們只是喜歡那個角色多過自己,到了現在才真正感受到他們仍喜歡你,因為你是馬德鐘。」

得來不易的回報,馬德鐘說一定會好好捉緊。

「有不少朋友同事跟我講,高峰一到,要盡情享受之餘,亦要好好計劃下一個高峰何時可以再臨。我不是十八廿二的新晉小生,我要維持自己的人氣,可能要作出更大的努力,但我深信自己的才能。以前別人可能對我半信半疑,現在他們都相信了。」

推前十年,馬德鐘聽過不少前輩說,指出當時潮流興起靚仔搞笑的小生,眼見自己昂藏七呎而且木口木面,跟當時的大潮流格格不入。直至《衝上雲霄》,令馬德鐘平地一聲雷,才深知現在流行的,正是自己這一種類型。

高頭大馬,男人味十足,舉手投足盡顯型男風采,馬德鐘對自己的優點,一直了解透徹。

伯樂

其實馬德鐘知道,要有好製作好演員作配合,才能夠造就自己。他強調,近幾年自己一直遇到很好的合作班底,無論幕前幕後都非常專業出色,假如《衝上雲霄》的拍檔不是陳慧珊和吳鎮宇,馬德鐘亦未必可以如此突出。

「特別是鎮宇,他真的可以同你做到演技上的交流,今場是你的戲,他會完全俾你去,這在演員之間是很難得的事,我很欣賞他。所以現在拍《四葉草II》,我都會俾多些機會一班後生仔女發揮,咁先至有進步。」

馬德鐘說,順利運氣這些東西,都沒有在他身上出現,只是十年的光景未免太長,看見吳卓羲、黃宗澤一班後生仔這麼快上位,就覺得真正幸運之神是眷顧他們,亦很戥他們開心。至於自己,馬德鐘形容像一匹千里馬,但可能要長時間等待伯樂的出現。

「講到底,機會是人家俾的,公司肯俾機會我,我一定會盡力而為,拍完《衝上雲霄》之後,我都冇放慢手腳,反而更努力,投放更多心機去做好每一份工作,總之唔會俾人有機會話馬德鐘一朝得志。」

早前,馬德鐘為《警訊》擔任嘉賓主持,與內地公安人員一同介紹有關邊境設施,曾經當過G4的馬德鐘,認為這次與警隊再度合作別具意義。

「自己是警隊出身,有機會再荇M迷彩制服上鏡拍《警訊》,不單想起很多過去當差時的事;即使如今作為一個演員,但可以借助自己的知名度來幫警隊,這份使命感,令我好自豪。」所以,馬德鐘會再為政府出任三個活動的宣傳大使,之前又替澳洲旅遊局拍過一輯介紹香港的宣傳片,「覺得自己的價值愈來愈受肯定,既然外界睇中自己,同時又可以回饋社會,何樂而不為。」

星途如此一帆風順,馬德鐘再三重申,現階段仍未到真正收成期,目前仍是播種階段,到將來可以接拍更多廣告,才是豐收時刻,馬德鐘更坦言歡迎各大廣告商邀請他做代言人,令他可以搵真銀。

勞氣

當然,馬德鐘也有勞氣的時候。

尤其每當提到感情生活方面。

馬德鐘並非為自己的負面報道而感不值,而是覺得,外間實在將他與太太的感情愈描愈黑,完全不符事實。

「早前俾人話我向陳慧琳獻殷勤,我就一於好少理,自己知道自己不是那種人就可以,反而明白到,因為自己有新聞價值,人家才會亂寫,幾好魽C」

不過,一提及他的太太和兒子就扯火。

「我一直以來,都不太願意提及他們,純屬為了保護他們,因為他們是圈外人,沒有必要跟我的工作扯上關係,總之愈少提愈好。太太跟我已經結婚十年多,大家又是model出身,一切盡在不言中,任何緋聞,都絕對不能夠傷害到我倆的關係。

馬德鐘強調,夫妻感情已到牢不可破的地步,事實上,與馬德鐘均是模特兒出身的太太張筱蘭,去年在科大畢業,更獲頒社會學博士學位,馬德鐘當時還拿蚅彃機為太太拍攝領取學位過程。

只是,人家要搵位入,自然有方法。像早前,有記者影到馬德鐘帶囝囝去買玩具,本來一幅幅洋溢父愛的溫馨圖片,卻變成另一回事。

「之前俾狗仔隊影到我同個仔去買玩具,又話我父子感情疏離,只顧買玩具虪J補鑊,大佬呀,唔好再亂作一通啦,根本讀者唔係想知道呢洁A他們好醒目,不會咁易被呃謘C」

我們永遠面對一個魚與熊掌的兩難局面。

對於家庭和事業,馬德鐘指仍未做到兩全其美,但已經取得平衡點:「事業方面確實危機感重了,壓力大了,但我不會太過投入而忽略照顧家庭,正如我在《一屋》劇中的好男人一樣,會對全家每一個成員都呵護有加,這是我的責任,亦是我無論做G4、model至演員都不會變的承諾。」

若有廣告商要拍一段有關負責任完美男人的廣告,不妨考慮馬德鐘。

請如實報道

馬德鐘說他很少接受訪問,原因不是扮高傲,而是怕。

怕,只因中過招。

馬德鐘發自內心的禮貌行徑,竟被記者說他在扮紳士,做戲一樣。

可能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馬德鐘不去計較,只要求以下的內容,我必須如實報道。

「拍電影是我一直冇放棄過的工作,只要遇到好劇本我一定會拍,希望作更多方面發展。」

「我鍾意做運動,特別是打排球,我曾經是香港代表隊。」

馬生,我做到了。

但讀者會否想你純粹因為在《四葉草II》演排球老師才這麼說,我就控制不到。

image

image

image
做G4時的馬德鐘,可以保護不少高官政要,感覺十分刺激和身負重任。
image
出任廣告代言人搵真銀,馬德鐘坦言歡迎之至。
image
跟吳鎮宇合演《衝上雲霄》,馬德鐘不單擦出火花,彼此更成為好友,在現今娛樂圈非常難得。
image
現正播放的《一屋兩家三姓人》,馬德鐘說不少fans大讚他夠和善。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4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