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秀珠 心足

女人總想留住青春,偏偏歲月無情。

為自己年華老去而悲傷者,大有人在。

因為,青春總給人機會。

《金枝慾孽》堙A一班十五、六歲的少女趁青春爭茪J宮選秀女,為的是博取皇帝歡心,飛上枝頭變鳳凰;然而,歲月催人,曾得寵的妃子,只能留守宮中孤獨終老。

曾是無赤嵽飽A接拍超過五十部電視劇,由第一女主角專門飾演青春玉女,到現在變成配角、飾演人]阿媽,陳秀珠一方面不得不認老,另一方面亦理解這是人生必經關口,慶幸的,是自己適應能力強。

「每個人到某段時間都有關口要度過,你要明白,你並非成世做主角!」

在悠悠歲月中,陳秀珠其實早就把其他事置諸度外,只會放眼目前,和兒子。

回到1979年,21歲的陳秀珠參選香港小姐,三甲不入,但憑其脫俗樣貌,輕易晉身娛樂圈,首先擔任《K-100》及《體育世界》主持;兩年後,陳秀珠即夥拍靚仔小生石修,拍下第一套電視劇《風雨晴》,演技亦由此而得到認同。

其後十年,陳秀珠不斷拍劇,較為人熟悉的有《火鳳凰》、《痴情劫》、《誓不低頭》等,由第二女主角扶搖直上擔正做花旦,當時無豕C一套重頭劇,幾乎都有她的份兒,風頭一時無兩。

戲路

自1979年參選港姐至今,陳秀珠在娛樂圈打滾足足二十五年,拍下超過五十部劇集,年資夠之餘,戲路亦廣。

陳秀珠初入行時,演繹的角色大多以純情斯文為主,後來拍劇經驗愈多,所演的戲路亦愈趨多元化。如1982年的《痴情劫》飾演失常女子;1987年的《誓不低頭》飾演拋夫棄子的女人;較近期則有1998年的《西遊記》飾演刁蠻任性的鐵扇公主;《師奶強人》飾演職業女性。至於收視報捷的《金枝慾孽》,陳秀珠則肩負起皇后一角。

無可否認,無邦鼣祠q珠寵幸有加。

「當然喇,我這類人好使好用,平靚正,人工又不高!我上年的收入簡直是triple pay,一共拍了五套劇,完全冇停過,可能我總算是曾經擔正過,外貌又不算差,做人阿媽又得,唔做人阿媽又得,可以說戲路夠廣,我可以扮好人,可以做奸人,可以搞笑,即是說我沒有被定型。」

能夠演繹多種角色,自然是每個藝人的心願,因為這正表示自己在娛樂圈可以有排撈。然而,要遇到好劇本好角色,而且自己喜愛之餘觀眾又欣賞,更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陳秀珠,終於找到了。

「以前經常有人問我哪套劇是我的代表作,我便答他們:『褽礞U一套囉!』我喜歡《誓不低頭》,但我當時未夠年資,如果現在給我重演一次,我不會這樣演;但是今時今日,我可以跟你說,《金枝慾孽》就是我的代表作,我能演繹出皇后的韻味、性格,而且劇本真的寫得很好,尤其是當時我正在纖體,配合服飾和頭飾,真的很靚!」

代表作出現,自己卻未能擔正,《金枝慾孽》始終以四位貴人在宮中明爭暗鬥的故事為主,皇后一角只作輔助用途。

「最初我也有點難過,但我明白,每個人在每段時間都有一些關口要過,我慶幸自己比較容易適應。始終,你不是做死一世主角。事實上,由我來演皇后這個角色並非不好,而且,其他人也未必做到。

「皇后與我的性格頗相似,當然不是害人那些,我欣賞皇后夠tough,忍耐力很大,當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她才作出反擊。我做人的原則,也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總之你不要惹我,一惹我我就晒料,你就知死苤I」

死穴

外表柔弱的陳秀珠,自小的志願原來是做空姐,可惜因為不敢跳水,只能擔當地勤工作。

「我討厭朝九晚五的刻板生活,我喜愛不規律的東西,我始終喜歡拍戲,因為每個角色都不同,我之所以考空姐,都是因為是輪班的。」

陳秀珠在五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四,自言小時已經相當頑皮,十足十男仔一樣通街跑,所以經常惹怒媽媽,可是她跟母親的關係卻非常密切。

2000年,身處香港的陳母病危,當時陳秀珠正在廣西拍攝《酒是故鄉醇》,所以陳秀珠每到廣西都會觸景傷情。

「拍《酒是故鄉醇》時,演員跟工作人員要坐四個鐘頭船、四個鐘頭車才到達酒店,加上每日只得一班船,每當我聽到母親的病又嚴重了,我又要即刻回程,真的很辛苦。」

縱使拍劇要離鄉別井舟車勞頓,陳秀珠仍未盟去意,由花樣年華演至人到中年,無論人抑或演員,亦難逃歲月的流逝,無可避免面對年老、被冠以甘草的問題。

「也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雖然我也不知道甘草的定義是甚麼,但我也希望自己不會成為甘草吧。我不想那麼肯定地答你我會何時退出娛圈,因為世事難料,可能在收山後十年,有個劇本我很有興趣,又很適合我,要我演一個老太婆角色我也會做。說真的,暫時我未有收山之意,因為我覺得不是太辛苦,而且好像這次《金枝慾孽》的辛苦是值得的!」

訪問期間,陳秀珠表現輕鬆,對記者的提問有問必答,非常合作。在大家談到興高采烈之時,陳秀珠亦毫不避忌提起她的兒子陳Y加。

「我將會拍一套古裝劇,幸好我不用回大陸拍攝,因為我捨不得我的兒子!」

今年五歲的Y加,確實是陳秀珠的一切。

1999年8月,陳秀珠在美國誕下六磅重男嬰,取名Y加,跟媽媽姓,但父親是誰,一直成謎。陳秀珠緊守秘密,從未向外界透露半點端倪,包括兒子。

「Y加從未見過爸爸,但上美術堂畫公仔時,他會把爸爸畫成四眼look,然後我便會問他:『你怎知道daddy是戴眼鏡的?』他就答:『戴眼鏡靚仔儦嚏I』

「我沒有跟他說過爸爸是誰,只是告訴他爸爸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我想現在說也沒有用,他根本不會明白。有時我會問他:『你喜歡媽媽嗎?』他會答:『喜歡!』然後我再問他:『你喜歡爸爸嗎?』他又會說:『不喜歡,我也不知道他是誰!』」

說起來好像很可笑,事實是,要對秘密的主角守秘密並非易事。

伴侶

身為藝人,拍劇日夜顛倒,對於生在單親家庭的兒子,陳秀珠必要給與加倍的關懷、加倍的照顧,身兼父職,倍感吃力。

「現在已慢慢習慣,尤其是在Y加初出世時,我真的好緊張,我沒有經驗嘛,每當他生病,我就會手忙腳亂,不知怎辦!

「當一家之主的壓力真的很大,加上我又有了小孩,我不可能再像從前那麼任性。」

入行這麼多年,陳秀珠一向甚少負面新聞,所以行內人都對她甚為尊敬,稱呼她為「珠姐」;另一方面,一個外表溫婉的女子當然亦不乏裙下之臣。

「我拍過好多次拖,但真正比較印象深刻的只有兩、三次,而且全是圈外人,我自己做娛樂圈的,自然也不想找個圈內人談戀愛。」

陳秀珠的緋聞少之又少,但較為人熟悉的,非蔡楓華莫屬,當時更有傳《倩影》一曲是為陳秀珠度身訂造的。

「我也不明白為何有這個傳聞,我不覺得他想追我,雖然我在初入行時已認識他,但我倆從沒合作過,他有沒有跟我說過呢?我不知道,不過這首歌真的很好聽!

「我跟他已很久沒聯絡,我也希望他好,有時聽到有些朋友的負面報道,我也會很sad,我想他可能是過不了自己的關口才變成這樣,所以人一定要懂得變通。」

一個外表再剛強的女人也需要男人的保護,陳秀珠亦不例外,可是,身邊朋友的離離合合,也難免令陳秀珠望而卻步。

「很多朋友都離婚了,遇蚚a男人,女人與小孩都很可憐!講真,我對婚姻已經信心不大,女人最緊要靠自己,好像現在的我,在家不需要跟老公嗌交,我不需要跟人商量,凡事都由自己話事,鍾意做甚麼就做甚麼,我喜歡諗到就去做!」

話雖如此,女人總想有個好歸宿,找個伴侶相伴終老又何妨?

「我會考慮的,不過不會是這個時候,因為我覺得Y加會不喜歡。記得上次我帶兒子與龔慈恩一家去台灣旅行,我抱Y加跟龔慈恩的丈夫合照,Y加即時推開他,不讓他碰到我;又有一次,我跟一位男性朋友食飯,Y加也不太高興。

「現階段我還是較重視我的兒子,我根本沒心思找男朋友,假若將來有機會找個伴,首要條件都一定要錫我個仔。其實有了小孩,已經將你的時間全佔有了。陳秀珠說,她跟Y加的爸爸已很久沒聯絡,「我的生活與他的生活已經完全不同,我們之間已再沒有任何關係。我真的不想再講,不想再提。」

原本健談的陳秀珠在這一刻收起笑容,身體傾後,欲言又止。

母親

跟陳秀珠做訪問,讓我這不諳世事的無知女子開竅。

陳秀珠說過:「我生得佢出就有責任照顧佢,唔俾佢受傷害,你做過人阿媽就知苤C」

如此語重心長,說來老土,卻是不少母親心聲,同時又令我放開從前對母親的抱怨。

訪問完畢,陳秀珠隨即拿起手機,找出兒子照片給我看,這一刻,她笑了。

曾遇挫折轉變,仍能笑看風雲,心滿意足,便是陳秀珠。

image

image

image
1979年陳秀珠參選港姐,雖三甲不入,卻火速成為無赤嵽飽C
image
陳秀珠在1981年正式加入無芋A至今拍下超過五十部劇集。
image
1983年,陳秀珠在《歡樂長安》中飾演楊貴妃。
image
《金枝慾孽》成為陳秀珠的代表作,她更自言絕對勝任皇后角色。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Y加遺傳了陳秀珠的DNA,甚有演戲天份,扮母親似模似樣。
image

image
陳秀珠一有時間就會帶Y加往遊樂場玩,又會一起彈琴。

Copyright (c)2004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