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為己悅者容 吳文忻

「女為悅己者容。」出自《史記•刺客列傳》。

原文意思是「受悅在先,打扮在後」,即女子在遇上心儀的男子後才刻意打扮,是被動的,並非塗脂抹粉盛裝以待她期許的人來臨。

今日,女子由被動變成主動,她們是為了喜歡誰才去打扮,甚至乎,將改變容貌變成一項工具,以期達到某些目的,成就一件事,並不單純為了取悅「人」。

「女為悅己者容」變得不合時宜,「女為己悅者容」才合潮流。

當知道吳文忻要去整容,感覺非常吊詭。

本來樣貌已不算差,至少曾為她帶來98年度「香港小姐」季軍美譽。

樣唔算差,都要整容,那麼很多人應該唔出得街,此為吊詭一。

更吊詭的是,整容後的吳文忻強調,整容只是希望可以得回一個「家族鼻」。

「我覺得自己已經好靚,只不過屋企人艭馧ㄓS高又直,係我因為細個不停撞而變成勾鼻,我唔甘心,所以我決定修修佢。」

吳文忻愛說她不是整容,而是「輪廓修飾」。

不是為了變得更靚,那應該是為了外傳的一百萬酬金了吧?

「一百萬我一早已經搵到,多一個一百萬,我唔志在!」

不為利,那應該是為名吧?

「我讀marketing,如果為髐@、兩個月人氣,而去搵塊面,甚至下半生博一舖,條數唔係咁計。」

最後答案,返璞歸真兩個字講晒─順便。

「橫豎之前已經排期做削鼻骨手術,M家唔使俾錢可以順便做埋,幾好!」

答案繼續吊詭。

「女為悅己者容」,應該唔少人聽過,

但上一句「士為知己者死」,有幾多人知?

跟吳文忻不稔熟,但偶爾都從別人口中聽過她的「惡行」,例如奄尖、執荂B麻煩……等等。所以訪問前已有心理準備,結果她遲到十分鐘,第一句說話是「唔好意思」;擁有豪華房車的她,沒有嫌棄我的日本車仔,在近一小時的車程堙A放心地在車廂小睡片刻。

麻煩人物

入行九年,吳文忻一直半紅不黑,除了時也命也,其性格亦左右事業。初入行的吳文忻很重視「公平」兩個字,例如在無芋A大家做的是同一件事,為何一線藝人的薪酬,可以是她的兩倍甚至三倍,但工作量卻只有她的一半,甚至更少?「初入行時我有乜唔滿意一定會出聲,完全冇諗過呢曮Y呢個圈儮C戲規則。」

久而久之,不少人都覺得,吳文忻意見多多好麻煩,工作量開始下降。後來她先後約滿TVB、M8,之後試過放棄簽經理人,傾價錢、接job、追數,自己一手包辦,自由度很大,但追數追多了,令人覺得她更「麻煩」,「好多人都話過我,叫我唔好咁直腸直肚,但我份人就係咁,唔鍾意就會出聲。其實我覺得已經改鬫n多,不過身邊朋友都係覺得我冇變過。」我不知吳文忻有沒有變,而整天未有東西落肚的她,在叫外賣時未有呼呼喝喝,拍照途中要求她除掉外套茩I心上陣,亦沒有詐型。

傳媒與藝人的關係一直是唇齒相依,但近年兩者關係有變,甚至經常出現敵對狀態,近期紅極的吳文忻,亦難逃厄運,在最近某個專訪中,被描寫成一個恃紅生驕的女藝人。

驚見傳媒

為《3週刊》訪問當日,之前吳文忻已經有一個專訪,由早上十時做到下午四時,期間只能以水充飢,餓極的她到了影樓後,仍不敢荍睎隻o叫外賣,反而是在閒談中,知道她未有東西落過肚,最後經我三催四請,她才肯落order叫外賣。「你唔好怪我,我唔係信唔過你,而係信唔過傳媒,入行咁多年乜都試過,俾人出賣、俾人屈,最近連叫外賣都出事。」

原來近期密集式做訪問的她,發生一段小插曲。早前為某雜誌做完專訪後,被指為人麻煩,band橋奄尖、要事先電郵服裝照片給她公司先行過目、到場後即叫外賣,完全是一線紅阿姐的派頭。

「Band佢]橋係因為佢要我紮繃帶包住個樣,搞到好似木乃伊咁,點影隉H先睇服裝相係因為公司想知灟m係點樣,知道個妝可以點化去配合;叫外賣係公司同事同佢]傾,佢]只係問我食乜洁A早知會搞成咁我情願捱肚餓。記得當時重同個記者傾得好地地,大家有講有笑,點知轉頭會寫成咁。」

「其實我一直都好怕做專訪,支筆鬺A]度,你]想點寫就點寫,我完全控制唔到,而且真係試過好多次,只係引用我一句說話,就可以講到我鰜袚h弄是非、目中無人,所以我之前都曾經問過,係咪真係要做咁多訪問?希望你唔好介意我咁話你]。」

對於一直想打耳窿,但因為怕痛而卻步的我,實在很難想像得到,吳文忻入手術室後的心情,尤其是當她告訴我整容的目的後,我的感覺更加莫名其妙。

計唔掂數

無可否認,當吳文忻決定做整容代言人後,見報率即時增加不少,人氣更是入行九年之冠,但她卻坦言沒有預期這次會為她帶來很大的實際利益。「其實今次外間反應已超乎我預期,但我真係冇諗過可以keep到幾耐,香港人出名善忘,keep到三個月已經係極限。」

的確,這邊廂吳文忻才開始鋪天蓋地的宣傳活動,市民還未完全消化之際,那邊廂第二代整容代言人甄詠珊,已經開始拆彈、裝彈上娛樂頭條,準備強勢出擊。對於這個安排,吳文忻亦無詐型。

「我冇因為咁樣唔高興,因為我一早都冇乜期望,亦冇希望呢次會有乜得荂A我只係覺得要對自己有交代就得,所以唔會失望,公司始終係做生意,我自己都有搞生意,所以好明白佢]鵀w排,我完全冇hard feeling。」

「我自細已經係一個好獨立鴾H,好多事都係自己決定,好似報名選港姐、今次做代言人,身邊人全部都係睇報紙先至知道,我唔覺得有問題,做人最重要係同自己交代。所以之前好多人話我為鱄n上位先至去整,我覺得好好笑,如果要我為髐@、兩個月鴾H氣而搵自己個樣,甚至下半生做賭注,條數點都計唔到。」

入行多年,吳文忻的愛情生活多姿多采,一時被傳與同性好友玩斷背,一時又被拍下與男友在泰國嬉春,可見無論她如何堅強、如何獨立,對愛情生活仍是有一定的盼望。

不做黃面婆

一直以來,吳文忻都頗為抗拒談論自己的愛情生活,除了因為覺得沒必要外,最重要還是保護圈外的男友。「唔好話我男朋友,就算我係圈中人,我都唔想你]focus鬺皕R情生活上面,我鴾u作已經將我公開,我想有番少少保留,而且佢又唔係圈中人,我都要尊重佢翵M定。」

「好似好多時你](傳媒)影到我拍拖,如果鷁韝W面靜雞雞咁拍,我冇所謂,又唔係唔見得光,最大問題係你]好多時都會衝上前影相,點解要咁呢?」

與吳文忻相處了差不多三個小時,言談間覺得她的事業心頗強,除了在幕前演出外,年前亦已經開始開舖賣自己設計的衫,而且已計劃開分店。雖然事業心如此強,不過家庭亦在她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你唔好睇我好似好硬淨,其實我都有小鳥依人黈伬唌A不過就真係好偶然先至一次。我將來一定會結婚,小朋友就未決定。我都曾經諗過,如果將來老公叫我唔好出去做洁A留鰜峊欓菑珣苳l,我得唔得?我諗我唔得,我好驚自己會同時代脫節,我有幾個朋友結鰼B唔做洁A成個人out晒,變成一個黃面婆,我諗如果要我做黃面婆,我應該會係一個超黑面龠嶺控C……哈哈!」

防人之心

自細老竇已經教落,防人之心不可無。

就好似吳文忻,明明個肚餓到打鼓,但為鷙蚹K案件重演,情願捱肚餓都唔想叫外賣。

助手趁她化妝set頭兼開餐黈伬唌A靜靜在我耳邊解釋前因後果。

我不在現場,不能妄下判斷誰對誰錯。

我只係知道,我都試過跟某藝人做訪問,好心地問使唔使叫外賣,但換來的,是背後一句:「影相前叫我食洁A咪又係想砌我有肚腩,呢鑨麉侗禲K…(下刪數十字)」

好衰唔衰我又時運低聽到,咁又可以點?咪一樣要笑面迎人扮無事。

「士為知己者死」,呢一刻我終於有呢種感覺。

image

image

image
小時候的吳文忻,眼大大得意可愛,惹人憐愛。
image
剛選美奪季的吳文忻,雖然仍有少少baby fat,不過仍然非常省鏡。
image
卸任後的吳文忻,每次出席公開場合,都絕不會吝嗇美好身材。
image
在《水著歡樂獎門人》中,吳文忻以三點式上陣,絕不讓同場其他女星比下去。
image
以為是全身麻醉,但卻原來只是局部麻醉,難得是吳文忻仍笑得出,就如她所言,人在他鄉,想縮沙都唔得。
image


Copyright (c)2007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