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街惡女 郭少芸

香港小姐又來了,人人在講那個青衣薛凱琪,我在無角U午重播劇集《師奶強人》和夜晚的《男人之苦》看到郭少芸。

她都是香港小姐,哪一屆?我忘記,她也沒有太多記憶。

畢竟是落選的,頭上戴得最穩妥的冠冕,叫無並嶺;與拿過冠軍的李嘉欣比較?人比人比死人吧。

參選一定有贏輸,安慰自己可以話輸鬙i以當無事發生,返轉頭重新開始。

郭少芸的經驗又告訴你:「邊有咁容易?」

觀眾是殘忍的,自己可以忘記,但人人會記住你、提醒你,甚至挖苦你、奚落你。

於是,她鍾意飲酒。「我鍾意飲酒,但未試過飲醉!」

酒論人生,初頭的三年娛樂圈生活,她形容似清啤,「淡而無味」。

再過十多年,初嘗烈酒的滋味,她卻一走了之,以為可洗盡鉛華,前路卻又似威士忌,「真係好苦」。

離不開、留不低,改變不了現實,就要改變自己。

情況原來又像酒。

新酒從來不好飲,因為欠缺層次,苦也澀,放一旁不理,它自己會變。

當它變好時,就要一乾而盡,否則好會再變壞。

畢竟世上唯一不會變壞的東西,叫蜜糖。

她認為現在的自己,是最好的,所以又回到無芋C

一時糊塗

提起郭小芸,你腦海的印象應該是「毒女人」、「情婦」、「好酷的專業人士」、「惡死少奶」,都是她常演的角色,好聽是她演得入木三分,難聽的是她從未擔過大旗,她告訴你她都見過大場面,參加港姐時是個大熱門,雖然大熱倒灶,但那次的挫折並非她自己一手做成。

十幾歲的郭少芸,畢業於英文中學,講得一口流利英語,憑這個條件在當年已足以獨步江湖,一間外資公司認為她條件優厚,請她做秘書,月薪萬幾元,這樣的開始,當年已算勝人一籌,參加港姐,只是一時糊塗。

「鶖犰n細個,好似一舊飯咁,邊有諗過要做明星?記得有日行過天星碼頭,有個模特兒公司鴾H叫我去試鏡,咁咪走上去八八卦卦囉,點知隔無幾耐,個負責人又話︰『我]想提名你參選港姐!』當時第一個反應係︰『哦!哦!哦!好啦!』,完全係踢一踢、郁一郁,邊有自己鴷D見隉C」

有模特兒公司做選美顧問,教她化妝、教她對答,郭少芸自言從未驚過,「鶖伔u係好口靚妹,簡直係一舊雲,由面試、入圍、到進入總決賽,成個過程唔識驚,落選就更加無感覺。我只記得去過歐洲拍外景,成班女仔鶼X度下,茠a衣鷁騔Y跳舞,嘩!好凍!」其他選美記憶呢?有是是非非嗎?她說︰「成班女仔玩得好開心謘I其他?真係無乜印象!」你相信真的冇,還是她不願提起?

荒廢光陰

糊里糊塗參加鰲銎j,唔知點解變成大熱門,更加諗極唔明點解會落選,之後無豆鉿o去試鏡。

「所謂試鏡即係試戲,鶖卍鞀扆耋隉A總之係做得好差啦,但唔知點解佢又簽我,可能佢]睇到我有潛質N。講真由選美至試鏡,我都係見步行步,完全無諗過點行,但簽約鴾@刻,我開始認真咁諗︰『咦!蟒u喎!簽唔簽好呢?嘩!得六千蚊人工咋,人工起碼減一半。郭少芸,你玩唔玩先?唉!死就死啦,我大把青春。」落筆一簽,就飲了三年清啤,「淡而無味」。

「入行第一年,真係一年都開唔到十日工,齯擗l真係好頹廢,唔係埭N係食,一係就去行街,齛媟P覺真係好墮落,連阿媽見我鰜峊齯擗曀L所事事,都忍唔往開口話我︰『後生女好]]有白領唔做,學乜人走去做明星隉H荒廢光陰、荒廢青春!』鬼唔知咩,但我一簽就三年約,仲要做多兩年廢人,況且我大把青春嘛,咁咪同自己講愈墮落愈快樂囉。」

邊做邊學

做了廢人兩年,以為多等一年就結束噩夢,這個時候無谷酗H找她回去拍劇,思前想後,花了兩年時間等,就是想等這一日,反正不拍也是無聊過日子,終於疊埋心水開工。

第一部電視劇,她飾演王偉的情婦,面對一個表現自己的機會,她卻望茞換e大佢一截的男人想︰「點呀?佢做得我老竇喎,點同佢談情隉A點樣向佢嗲隉A根本就做唔到個feel,換轉係郭富城咁咪做到囉。」處女作表現不佳,以為就此玩完,不過又pass,繼續有工開,由唔識做變到識得做。

在無角Q年,代表作有《大鬧廣昌隆》、《錦繡良緣》,前者飾演倀雞英,後者飾演少奶奶,飾演的都是惡死女人,也許角色太深入民心,從此每次提起郭少芸,觀眾也會想到「好寸」、「好惡」,但每次她再演繹同類角色,又覺得她做得好,從此「惡女人」就等於郭少芸。

凡人難做

四年前,郭少芸約滿無芋A剛巧胞姊又找她幫手打理生意,又再思前想後,被人踢一踢、郁一郁,想學多一點點,於是放下一切,想重新開始,做個普通的OL,以為起碼唔使再飲清啤咁淡,但仲衰,鱆M威士忌,「苦到死」。

「呢四年真係好痛苦!根本無人當我係普通人,令我被隔絕,令我好孤單。例如我同班同事去食飯,點知個侍應搵我簽名後,我個同事就話︰『點解我又係食雞髀飯,你又係食雞髀飯,X!你齛苳j鵅I』從同事的眼神、語氣,我感受到佢]好怕我,怕我為佢]惹來麻煩。」

有努力地改善關係嗎?「其實又好難怪佢],我係佢]儭隉A我都會諗︰『佢係明星喎,佢實食慣貴洁A我]食茶餐廳咋,咁cheap點會硱\,唔好叫佢食飯啦。』、『同佢食飯咁張揚,一陣俾狗仔隊影相點算?』唉!無人同我食飯,咁咪日日捱飯盒囉。你話苤I一個friend都無,點會唔寂寞、唔孤單?」孤單可以頂,但當客戶知道她以前是藝人,就會在言談間質疑她的工作能力,對於這樣的情況,她最難受,「佢]會覺得我仲係藝人,藝人即係花瓶啦,花瓶即係唔識做炾捸I」結果呢?又要再想辦法。]

隱瞞身份

其後,她開了一間專門食羊的餐廳,由藝人轉做老闆,理應有助生意,起碼有人識,可以做生招牌,但情況又是笑中有淚。

「記得有日落去做waitress,個客一見到我就話︰『你個樣好似郭少芸,唔係!你真係郭少芸!』然後佢好驚咁周圍望,原來佢以為電視台玩偷拍!自此我就意識到,我落樓面會太張揚,會搞到客人唔自在。」

03年,沙士襲港,市道蕭條,人人口罩不離面,卻令郭少芸大解脫,「生意?當然差啦!但我一戴上口罩,終於可以做番普通人,我唔再係藝人郭少芸,我係普通人鼣═眭憛C記得有一次,有個男客謊剪芋A佢一見到我就話︰『你隻眼好似郭少芸,有冇人話你似郭少芸?咦!你把聲都好似喎。其實我識佢謘A你唔信呀?』X!我根本唔識佢,佢點會識我隉A咁我咪無篤爆佢囉。」

事隔數日,那位男客人又來幫襯,然後取出一張合照,「嘩!我一睇,真係我同佢鵀X照,原來佢安排過我登台,所以同我影過合照囉。不過我始終都無除口罩,所以佢一直唔知我係郭少芸。我怕我表露身份,佢會以為我玩佢!」

忘記前塵

就這樣隱姓埋名過了四年苦日子,趁蚗\廳租約期滿,郭少芸決定做回藝人,反正這是人家經常提起的身份。

「做唔到普通人,咁咪做番藝人,當時打鱄蚢q話俾珍姐(無酉s作部副總監曾勵珍),咁就好快返TVB。不過返到將軍澳廣播城後,第一個感覺係人生路不熟,邊度係化妝間?邊度係canteen?嘩!原來買洏i以用八達通,一切一切都好新鮮。可以講,復出好開心,唯一係錯做纖體代言人!」

年初,有雜誌刊登了郭少芸的纖體露毛相,那次她很激氣,氣得即時解約,「我唔想再提,唔開心事,最好忘記,咁唔係最好咩!」可以忘記不快,但感到後悔嗎?「經歷每一件事都學到洁A好似退出鶗|年,雖然真係好痛苦,但豐富鬻鴾H生,例如以前做藝人,只會諗自己一面,但做OL(廣告業)時,我要做幕後工作,先知做幕後好辛苦,所以M家我會體諒人]多一點!」

說到復出目標,郭少芸眼神一轉︰「無乜!總之有路就走,人生總有高低,珍惜現在最緊要。」未懂飲酒,覺得酒苦,學懂品嚐,方知酒的滋味,好酒和理想人生一樣,都是有層次的。

三段情

摸荌s杯底談心事,特別容易暢所欲言,乘機問郭少芸的三段情。

劉少君?「劇情需要、人言可畏。」

編導鍾國強?「因為轉工,圈子唔同!」

林家楝?「唉!太熟!好朋友呀!」

講事業,她暢所欲言;講感情,她卻輕描淡寫,惟獨講媽媽時,她卻真情流露。

「以前唔會陪媽媽,雖然佢好健康,但佢年紀大啦,所以要珍惜相處時間,唔係第時佢走驉A想見都無機會。」

剛巧筆者的祖母病重,想到她每天受茧h苦,突然有點觸景生情。想到她終有一天要「走」,我不禁問︰「可唔可以唔飲呢杯苦酒!」但不喝不喝還需喝,雖然很苦,卻苦中有味,起碼學懂郭少芸的格言,珍惜眼前人、珍惜每一日。

image

image

image
92年參選港姐期間,郭少芸(紅圈)仍然有bady fat。
image
郭少芸的身材其實很fit,卻鮮有性感示人。
image
電視劇《娛樂插班生》,郭少芸(紅圈)與梅小蕙等人一起扮鬼扮馬。
image
《大鬧廣昌隆》令郭少芸開竅,同時與林家棟成為知心友。
image
《錦繡良緣》中,郭少芸與蘇玉華均飾演少奶奶,經常鬥氣。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