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者得救 蘇民峰

兩個名字,蘇民峰和關國輝,前者家傳戶曉,後者,即係我,蛋散一個,講一百次你都唔會記得。論名氣,我輸晒;論身家,Peter(蘇之洋名)話:「我就快有一億身家。」我負資產,騎精英大師亦望塵莫及。

無名氣無錢,但在他面前,我不自卑,他有財,我亦有才;全港人信到足、他賴以致富的精湛玄學,我不屑一顧,深信在天的腳底下,人人均可獨當一面。

咁琚A佢都信天,真係橋!

「我無宗教立場,但我信天。其實我覺得天主教,或者佛教,尤其是天主教的道理跟我們算命的理念最接近,我們經常叫人信天,你信的天,跟我信的天,其實可能係同一個天。如果不信天的話,根本不會有命運,這世界也不會有算命這回事。」

講到似層層,幾乎搞到我都信埋一份,咁應該信你蘇民峰,定信上帝?

「信我即是信上帝,信上帝即是信我。」

哈利路也!

打救你

從同事手上使橫手搶了這個訪問來做,大家以為我搵蚍ヾA趁機會要佢贈兩句,太低估我。江湖打滾三十幾年,從未睇掌相算命求神問卜,因為我夠自信;對蘇民峰有興趣,只因為覺得他跟一般江湖術士不同,人夠寸,又鍾意認叻,想同佢過兩招,但怎也估不到未夠十句,他就說:「信我即是信上帝,信上帝即是信我。」我自大,亦未敢口出狂言褻瀆上帝。

「其實如果你信算命的理念,就應該信我,因為算命就是話俾你知,你這生人是一早注定,不要問點解;我算命就是把一早注定的事計算出來、照直講出來。那道理跟人信宗教、相信天,或上帝帶你行這一生的理念同出一轍,無分別。」

難得他開腔講敏感話題,食住上,跟他講宗教、講信仰,他又立即封門。

「你跟我講宗教無用喎,我唔識宗教,你問我《聖經》跟我所識的玄學有沒有衝突,這件事要信或者不信的人同時有研究這兩方面的事才知道有沒有衝突,但我沒有研究宗教,不懂的事我係不會講。」

很多玄學家為了證明自己有料,每當遇到不懂的問題作狀都會講幾句,蘇民峰不賣這套,不懂就說不懂,以為他學那一門,通常都會把「天」這個概念由本來明明]都可以講到一頭霧水,他卻說:「『天』係邊個我唔知,我不能夠話人錯,亦不能話人琚A但我知道一定係有『天』。而從我所學的範疇奡N解釋了『天』即是宇宙運行,在宇宙內每個人每件事都有其軌跡,好似M家科學家將九大恆星改為八大恆星,其實無改變到原來的軌跡,這個軌跡已經存在幾億萬年,是那班傻佬在研究,就算改為八大恆星或十二大恆星,都不會影響我算命的準確性。」

蘇民峰話準到可以算出自己一生的軌跡,那問他有沒有想過自己會點死,他說:「無,我個人好鬼現實,這些虛無飄渺的事我不會花時間去諗,也不怕死,因為我信軌跡,死亡這回事避不來,可以隨時殺你一個措手不及。我只信事情一早注定,人只能在有限度下做到最好。」

唔痗

講宗教,蘇民峰斬釘截鐵不想談,就算講,兜了一圈也是回到他運籌帷幄的領域,再用強也不會有結果,因為在他熟悉的舞台上,不一定輸,但也勝不來,找不到破綻,惟有跟他講家庭。眾所周知,他跟家人的關係很疏離,甚至乎唔痗氶I

「我在家庭中的角色是個很特別、很奇怪的人,跟四個哥哥兩個家姐都唔痗氶A大齯j得滯,年紀接近齱A到長大鱈嶀S唔琚A無聯絡,不會一齊去街、飲茶、食飯,我亦唔會諗咁樣好定唔好,我自己一個人都可以生存得好好。好多人以為我好聰明,其實我好蠢,乜炡ㄜ鸄隉A無煩惱。」

我都大家庭,三個家姐三個阿哥,同佢一樣係孻仔,好明白年紀有段差距,好難融洽溝通,但早年老竇過身,點都傷心;蘇民峰父親94年過身,死前經常跟街坊炫耀自己是蘇民峰父親,很自豪,他對父親的認同卻直言「毫無感覺,有無人認同我,我都一樣咁生活。」好像過於冷淡,不過真實。

坊間把蘇民峰說得再神奇,在我眼前都只是一個會雙腳走路的人,他不是一生出來就是神算,他一樣返學讀書,不過中四便輟學,這種學歷,今日這種成就,加一點渲染,要堆砌出峰迴路轉的神話再容易不過。

「我本來讀中文學校,讀髐Q幾年,去到中四轉英文學校,上堂全部講英文,我一句英文都唔識咁讀乜鬼?讀唔到就出蟆洁C咁樣講唔代表我贊成人唔讀書,雖然我英文唔掂,但中文好叻,都係讀書學番薄A我鶗N唔讀書都可以出蟆翔ヴv仔,但M家邊有呢樣洁H無入場證(畢業證書)連工都冇得你見,其實讀書最緊要唔係個degree,係訓練個腦。

「講教育制度,我鶗N已經大鑊,唔好話M家,又要識英文、中文、數學先有得讀,你估個個超人咩?同埋跟個制度要讀十幾年先識英文,有心儭雈h外國三年,或者俾心機去溝個鬼妹乜都識啦!」

蘇民峰成名後曾多次受邀到歐美國家睇風水,亦寫了多本英文風水書,唔識英文點應付得來?原來80年在新世界酒店內的salon做髮型學徒時,因為老闆客人都係洋人,做一排,已經由唔識都變識。

無情講

經常話,有名氣,做事都無往而不利,但我話虛名只會帶來不便。像蘇民峰,係人都識,但遇茧蜆隊ㄤ斯n門求幫忙的朋友親戚,只會做成煩擾,為鬙O人知難而退,他一視同仁,照收錢,無情講。

「我最衰,份人好現實,唔會唔收錢做洁A就算以前阿嫂走襄穨睅ン楔禲B學算命我都一樣照收錢;朋友都一樣,經常走薔s我贈兩句,一樣照收錢,萬一有位俾人入就大鑊,會好唔得閒,所以我無朋友,唔好同我講幫朋友,親戚M家個個都老,都唔使點幫,所以愈來愈獨來獨往。M家你囍畾a成日影我,都係見我同我女朋友一齊,夠豲漶A我又唔會因為無朋友而唔開心鵅C」

報道說蘇民峰過了十年大運,會開始平淡過活,甚至退休,然而與眾不同的他對退休有其特別定義。

「我會愈做愈少自己不喜歡的事,例如有線電視《峰生水起》節目做完,唔會再教風水,下年會做新節目,但傾緊會做旅遊節目形式,教人遊山玩水享受人生;客人搵我算命,今年收$3,500,下年會收$5,000,唔鍾意做鼢N加價,加到佢]唔敢搵我為止。」

人人求神拜佛希望客如輪轉,蘇民峰可以寸到趕客,他憑乜?憑我無佢有屩蚴p身家。

大把錢

搵蘇民峰算命,一次收$3,500,一日睇5、6個客,計埋睇風水、做節目,簡單計,一個鐘頭差唔多搵$5,000,累積多年計,究竟他有幾多身家?相信這是很多人想知的問題,我直接問有冇九位數字,他居然都直接答。

「九位數字即係一億?差唔多,未到,但都快苤C其實到我正式話要退休前都未有錢,我雖然算到自己45歲會退休,但我一直以螺ㄚY有錢就使,以前搵一萬可能使髐E千,搵到十萬,生活水平提升自然會使多鷟,使九萬,甚至十萬,無錢剩,無錢點退休?我蠵全部都係04、05呢兩年賺番薄C

04年9月,蘇民峰以1,350萬買入中環結志街一幢唐樓,本來想蚞a收租過活,但後來卻覺得收租好麻煩,於是轉手套現獲利,一鋪賺800萬。

「我M家蠵幾乎全部係咁樣賺番薄A唔係靠睇風水算命,所以話好多洢Y注定。我以前最窮鴾擗l住九龍城寨,幫哥哥做錶殼,窮到唔開工就無飯開,買塊麵包,夾欓熂}就一餐;第一次覺得有錢鶧}係有幾百萬鷃行,周身唔舒服,覺得太多錢,點算好?日日睇報紙搵樓買做投資,結果愈滾愈大,蠵就黫薄C」

聽完蘇民峰的發達經過,真係搞到我心郁郁,幾乎都想即刻搵個人算鵀菑v條命,睇鵀菑v有冇發達,蘇民峰話:「如果你唔係幫襯我,等於無睇過。」

遲早有!

係時候清楚交代我點解想訪問蘇民峰。

以前有個老闆,好鬼自信不可一世,突然好信風水算命,唔知點解,瀨洁A老婆撞邪。

那次經驗我在現場,好得人驚,總覺得玄學有點旁門左道,會招魂惹鬼,問蘇民峰有否同樣的經歷。

他說有,隨便講都兩次,一次去蒲,坐坐鵅A女朋友放響^上餫V手袋忽然自轉,城_,再放低,仍然轉;另一次,去完廁所,想洗手,行到埋洗手盆,應該要擰先至有水出鴾蘉s頭自己出水,佢扮鎮定,繼續洗手,當冇事。

問他,是不是接觸這層面的事,遲早都會遇上這樣的事。

他說:「遲早有。」

如果係錢遲早有倒無妨,如果是這種恐怖的事,我還是選擇信我自己。

不過,他寸,我喜歡。

image

image

image
蘇民峰(右二)與家人感情淡泊,亦無緣份,相中這些親朋戚友現在已甚少相見。
image
看過他所有舊照,一句講晒,他感情生活相當豐富。
image
中四輟學跑去學髮型,這種形象當年hit爆。
image
他經常旅遊,連荒漠亦不放過,幾乎已去勻全世界。
image
看風水看到開法拉利,型爆,但今日他已賣掉名車,只用司機。
image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