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辱不驚 陳鴻烈

陳鴻烈,新生代可能對這名字感到陌生,他是六、七十年代國語片的著名奸角,是當時難得演反派一炮而紅的演員。他也是《胭脂水粉》中的老闆祝滿山;又是《火舞黃沙》的智者茅土,而《金枝慾孽》中的御醫孫清華,更為他帶來一生人的第一個獎項。

那是2004年的事。

你以為他光榮遲暮,還與小他39歲的曹敏莉傳緋聞,劇集一套接一套,但其實他幾十年前已寫下輝煌史,亦早經歷了盪氣迴腸歸於平淡的一幕,飪L靚車,住過豪宅,娶了當年的娃娃花旦潘迎紫,生命中的起承轉合,外人看來都圓滿美好,但人生跌宕,他經歷離婚再婚,棄影從商,兜兜轉轉,還是回到聲色光影之中,進進出出間不覺已四十多個年頭,今天他是別人口中實力非凡男藝員,換句話說是有實力的甘草,距離當年演《大醉俠》飾演奸角玉面虎一炮而紅之時,足足四十二年。

從影以來,拍過電影做過導演,63歲的他,演過多少台戲,看盡台上台下的悲歡離合,所有歷練成就了今天一身寵辱不驚的不凡氣度,繼續向舞台進發。

富家公子

陳鴻烈1943年生於上海一個大富之家,十一個兄弟姊妹有十一個工人貼身照顧,家住上海出名的華山醫院前址一幢私人大宅,出入坐房車,衣食無憂。

那是1949年前的事。

「我好幸運,從未捱過苦,49年戰事爆發,我便跟母親來了香港,我本姓周,後來才跟母親姓陳。62年入邵氏旗下的南國訓練班,受訓完畢後正式簽約邵氏當演員,那是我第一份工作。我一出道就是做奸角,但那個時代奸角永遠都只能是配角,好在我比一般小生優勝的地方,就是敢去爭取。那時我跟公司講,我要做主角,如果公司認為我不值錢,我便離開這個行業,回去學做生意。當時邵逸夫認為我可以造就,便幫我調整了份合約,寫明我是主角,將我的薪金調升至3500元一個月,比起我初出道時只得250元高出十倍有多,那時很多的花旦、小生,仍然只得幾百元至千多元一個月,三千五百元在當時來說,真的很不錯。」

《大醉俠》是他從南國出來簽合同拍的首部電影,他飾演的玉面虎可謂一鳴驚人,也是反派,同劇還有曾和他拍過拖的鄭佩佩及岳華,電影一出,三個人一起走紅。

那是1964年的事。

「玉面虎這奸角可以突圍而出,全因角色的形象獨特,胡金銓導演創了先河,認真的去做了資料搜集,去設計明朝時代的戲服,當時的觀眾一直都看慣廣東大戲或京劇,連古裝片全都以這些劇的衣荌肅聽說A全部都大紅大紫,但玉面虎的一身素白,加上面色也是青白的,對於觀眾來說很有新鮮感,甚至對睇慣戲的人來說是有一種衝擊,坦白講,玉面虎之紅起來,是因為我幸運,接到這個角色,那時我也沒有甚麼演技,而且這個角色只要一張冷面,也談不上演繹方式,就是這樣也紅起來,是胡金銓的功力加上我的運氣。」

據他說,當年單單陳鴻烈這三個字,就能嶺蜇瘞藇陘膝q賺錢,也是他最風光的日子,家住窩打老道山,跑車一架換一架,由英國品味一派的古懂車MG、到玩馬力玩性能的Lotus、Audi、BMW跑車,全是炫耀白霍居多。「那年的人沒有現在的人那樣懂得投資,買樓都是自住,最多買多層收租,如果當年我懂得那麼多投資花款,現在都發了達。我那一輩的藝人,很多都喜歡玩車,有時又會去同人賽翵恣A我曾經試過以七分鐘由沙田飛車到尖沙咀碼頭,那時沒有隧道,沒有高速公路,這個時速真的玩命。」

少年輕狂

他的演藝生涯一直順風順水,71年與花旦潘迎紫結婚,維持了八年,79年離婚,卻換來負心漢之名,更被前妻指她多女人又不給家用,形象極差,為此被台灣的傳媒及電視台封殺,此後,他棄影從商,足足十年。

那是1983年的事。

「我的緋聞,都是潘迎紫講的,如果你信她,是你的事,但如果你問我,我可以話俾你聽,我不是這種人。

那天離開我和潘迎紫的家時,我身上只袋住十蚊,我的物業、汽車,全都是她的名字,要離婚的是她,不是我,我與潘迎紫結婚後,除了她,一個女人都沒有。我就是這種人,年青時可能有很多女朋友,一旦結了婚,就只有身邊那一個。至於為甚麼離婚,我也不知道,你只好問她了。但如果你問我,自簽紙離婚一刻起,我有沒有其他女人?OK,我有玩女人。我過了一段荒唐的日子,開始晚晚飲酒,晚晚落club。我就是這樣一個人,我好尊重婚姻,但當我沒有了這些束縛時,我是很花弗的。那時我沒有去追女仔,因我性格一直很被動的,但我可以使錢,我可以請一大班女仔飲酒,飲完酒鍾意的便一齊走囉﹗不喜歡也可以各自返屋企,但我一定不會去呃呃龤A即是俗語說糷H上床,玩完就拋棄,這種事我一定不會做。

發生這些事時,台灣的傳媒界都不太熟悉我,很自然的同情她,但其實很多知道事實真相的人,好似沈殿霞、張沖同謝賢及很多香港記者,都知道我是一個很顧家的人;的而且確,她在台灣不停的說那些話,確實令我的形象很差,甚至很難再在台灣的演藝圈發展落去,相反她則發展得很不錯,某程度上我理解她這樣做的目的,直至我第二任太太為我生的女兒要讀書了,我才正式叫台灣的一個記者向她傳話,叫她不要再說了,因我不想女兒被人指指點點,聽人說自己父親的壞話。其實到後期,聽她說話的人也不是那麼多了,時間總算證明了一點真相。

與潘迎紫離婚後,經朋友介紹,他認識了細他19年的現任太太徐世榮,結婚第二年,大女兒陳品亨出生,今年也十九歲了,「其實我好喜歡家庭生活,女兒及九歲的兒子都很孝順,男人有一個好太太,真的可以很放心出去闖,我太太在台灣幫我打理好屋企,她對我很信任,這對男人來說是一種福氣,我一有時間就會回家探她們,可以說,我有一個很幸福的家庭,這也是我的幸運。」

棄影從商

就因為給台灣電視台及傳媒封殺,83年至93年間,他轉行做牛仔褲生意。「經歷了這麼多事情,我相信一切都是命運安排,所以我從不強求,我的生意做得不錯,但93年美國方面的合作伙伴退休,正好那時台灣的一個製作人找我復出,便順理成章再食這一行飯。」

那年是1995年。

陳鴻烈再返香港拍劇,娛樂圈一別經年,香港也由國語片時代步進了粵語電影年代。而他則一直在無貝蝻@,很多劇集都有他的份兒,秋官的《楚留香》、馮寶寶的《一劍鎮神州》、之後的《聊齋》、《血薦軒轅》等等,但都不及在《金枝慾孽》中飾演林保怡父親;御醫孫清華一角矚目,04年,他憑《金》劇勇奪「實力非凡」男藝員獎,他在台上聲如洪鐘的說出那是演藝生涯的第一個獎項時,曾觸動台下多少人心,「那個獎真的可以給我一點鼓勵,但我也不會太過強求,拍戲拍劇是我的興趣,我當然希望將來在這方面有更大的成就,我所說的成就,是可以拍到一套自己很滿意的劇,最緊要有充足的戲份給我發揮,而出來的效果能打動別人。」

今天他繼續在舞台上,演出不同的角色來打動你和我,他的戲,不論為一個希望還是興趣,肯定的是,他那台戲還是要演下去。

老馬有火

舞台下的陳鴻烈,身型高壯、說話雄亮,因為廣東話說得不夠好,說話自然很慢,希望別人都明白他話中的意思,話也說得隨意地坦白。最重要的,他很信命運,是你的走不掉,不是你的求不來,對女人如此,對事業如此,因此他現在很滿足,很快樂。但一提到早前有週刊指他是二打六一事,心堜l終有氣。「有時說話不需要如此刻薄,寫的人用意在侮辱別人,但其實也侮辱自己的無知,即使在你心中我不值一哂,但總不成是二打六。」說完這話不久,坐在酒店coffee shop接受訪問的他,前後有酒店的廚師出來問他想吃甚麼,陳生前、陳生後,食客在他跟前都向他微笑表示友好,看在小記眼堙A好像大家都在適時地為他平反。

那天是2006年9月12日。

image

image
這張劇照是陳鴻烈在南國訓練班時拍的,年代久遠到連他自己也不記得所演的是甚麼角色。
image

image
這張照片是他在邵氏闖出名堂後,公司為他印來送給影迷的簽名宣傳照,那時的他眼耳眉目,確實有點奸奸地。
image
《黑蝴蝶》劇照,與焦姣做對手戲。
image
64年拍的《大醉俠》令他平地一聲雷的紅起來。
image
當紅的時候,也有拍時裝劇《青春鼓王》,片中兩個鼓王主角,他仍是演奸奸]的一個。
image
陳鴻烈(左)曾與親細佬陳浩(右)合資搞電影公司,可惜幾年間已蝕了五百萬,從而使他知道自己只適宜打工,不適合做老闆。
image
76年間,他(右二)執導的電影《狼吻》在印尼舉行的亞洲影展中被提名最佳導演獎,同行的還有伊雷、林建明、龍剛、及劉志榮。
image
與鄭佩佩(左一)一出道便相識,一同演出《大醉俠》時一起成名,最後二人更擦出愛火拍拖,中間是金漢及李麗麗。
image

image
《火舞黃沙》中的茅土一角,也是近年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image
戚其義在拍《火舞黃沙》時經常為演員留倩影,這是陳鴻烈喜歡的一張。

Copyright (c)2006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