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詩 請你記住我

「Hello,我係黃宇詩,今日係2月1日……唔經唔覺07年已經過髐Q二份一,記住我係黃宇詩呀……哈哈!」

這是黃宇詩ⅧY9ㄨ獶蚇音機說的開場白。

記得當她說完這句話後,逗得在場各人都哈哈大笑;但訪問過後再聽回同一段說話,感覺卻有點欷歔。

入行七年的黃宇詩,04年前沒有幾個人認識,甚至乎,沒有人留意她的存在。

到她真正被人留意的時候,是父親黃霑離世後的日子。

她承認,霑叔在生時,傳媒見到她,十個有九個直行直過,偶然有記者問她拿電話號碼,但從未收過記者電話。

到04年底霑叔過身後,她的電話才響個不停,十個來電有九個是傳媒。

不少人覺得應該趁那個機會爭取曝光,假如當時應承所有來電者的要求,她的見報率將會是入行四年總和的N倍。

她選擇關掉電話。

更諷刺的是,十個留言,傳媒佔了九個,剩下的一個,竟然是找她擔任活動的主持。

她大學時副修戲劇,除了因為真的喜歡做戲外,更重要是希望可以擺脫「黃霑個女」這個稱呼。

她的要求很簡單,就像開場白一樣,「請你記住,我叫做黃宇詩。」

博一鋪

入行七年,提到黃宇詩,動聽的,可以說她形象正氣;難聽的,是根本無人氣。她一直甚少新聞,最大一單,是早前與「海港城鋼琴王子」陳雋騫拍拖,但大家最關心的還是兩人不足半年便分手。她說見報率偏低,因為為人慢熱,更重要是為了不辱父親之名,情願平淡,都不願靠緋聞上位。

黃宇詩一直沒有簽經理人,所有工作由接洽到收數,都由自己一手包辦。曾經有經理人公司找她合作,都給她一一推掉。直至去年尾,在一次聚會中與蕭定一相遇,才改變了她的想法。

「以前一直唔簽經理人,係因為我好有主見,唔鍾意,我就會話唔鍾意,因為咁,我驚好容易同經理人有衝突,所以一直都唔肯簽。直至我識鷟蔗w一,佢問我有冇興趣簽佢,重俾鬫n多意見我。初時我都有猶豫,問朋友意見,佢]第一個反應係好奇怪,覺得我同阿一係唔同世界鴾H,所以我都考慮鬫n耐,不過始終我鰨T樂圈已經唔短日子,覺得係時候試儱s事物,而我又覺得佢應該幫到我,所以我最後都簽一年俾大家試鵅A講真M家唔博,幾時博?」

因父之名

黃宇詩說,她簽經理人,除了希望事業有突破,更希望別人不要只記茼o是黃霑個女。她雖然在外國長大,但因為是霑叔之後,亦經常被人指指點點,所以她自小就認定,惟有靠自己努力成名,才可以找回屬於自己的身分。

說來奇怪,她仍在香港求學時,被人指指點點的情況並不常見,反而隨母親移民加拿大後,其特殊身分才做成煩惱。「我都唔知點解,鰣輕鉿n多人都知我係黃霑個女,但身邊朋友、同學都冇乜點,反而去到加拿大,就成日俾人指指點點,可能當地華人圈子比較窄。好多時我都會聽到有人話:『呢個咪黃霑同華娃個女,佢點點點……』,所以我去到加拿大反而要好小心,我唔想因為我有乜行差踏錯而整衰老竇同阿媽個名。」

當時她13歲,平常人正值反叛期,不過對於黃宇詩,卻是一個心理調整期,當時她每做一件事,不是為了自己開心與否,而是為了上一代的聲譽,就算是拍拖,她亦要等到16歲,在母親介紹下,才與母親其中一名學生拍拖,初嘗戀愛滋味。

「當時我拍拖都要好乖,12點前一定返屋企,出面過夜一定唔得,費事俾人知道又唔知會講乜。」

在加拿大11年,黃宇詩聽得最多的,是「黃霑個女乜乜乜、黃霑個女物物物」,黃宇詩這個名字,變成無關痛癢的三個字,因此曾令她感到迷茫,為了擺脫這個「稱號」,黃宇詩決定在娛樂圈發展,她認為,只要有自己的事業,別人就不會再以「黃霑個女」來稱呼她。

不少人都希望自己是名人之後,但黃宇詩卻告訴大家並不如想像般幸福。

阿姐出手

黃宇詩13歲跟隨母親華娃移民加拿大,直至00年,她24歲,才回香港加入娛樂圈,雖然父母都是圈中人,但黃宇詩說要入娛樂圈,霑叔卻半開玩笑地對她說:「妳靚就話隉A妳又唔係!」母親華娃則大力反對,不過最終反對無效。

常言道:「朝中有人好辦事」,以霑叔在香港娛樂圈的份量,要為女兒入行鋪橋搭路,理應易如反掌,但偏偏黃宇詩卻沒有享受到這種特權。

「其實一直以來老竇都唔係好刻意幫我搭路,只不過係有時見到圈中世叔伯,老竇都會同人]講聲,呢個係我個女黃宇詩。」所以黃宇詩的入行經過,從沒有找過霑叔幫手,而是自己去電影公司試鏡、試音,雖然有人知道她是霑叔女兒,但沒有太大幫助,每次試鏡後都沒有回音。「我個樣唔係靚,我知如果我唔係黃霑個女,可能連試鏡機會都冇。」

不過,最後她仍得到與霑叔感情深厚的阿姐汪明荃出手相助,在阿姐引薦下,黃宇詩跟茼o返回內地拍處女電視劇,不過該套劇集卻無緣在香港播出。回港後,她便加入TVB做《全線大搜查》、《都市閒情》等節目主持,一做就做了七年。

不信任婚姻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人,通常較不信任婚姻,黃宇詩亦一樣,從小就對婚姻投不信任票,一直認為兩個人在一起,並不是單靠一紙婚書就可以白頭到老,更從未有過生小孩的打算。不過隨茼~紀漸長,她最近對婚姻有另一種體會。

這個訪問一直都在開開心心、有說有笑的環境下進行,但當話題轉到愛情觀時,黃宇詩罕有地面色一沉,成為這次訪問最嚴肅的一個環節。「我承認父母婚姻失敗,對我有好大影響,好細個已經唔信婚姻,其實媽咪佢好叻,但佢離婚之後得到乜?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兩個人一齊開心就得,點解要結婚?合則來不合則去,幾瀟灑!只不過人大驉A開始明白到結婚原來係一種保障,如果我同一個男人好多年,如果唔結婚,可能最後乜都冇,結鰼B起碼都有少少保障。」

「愛情唔同事業,事業同付出好大機會係一個正比;如果我係一個作家,每日花五個鐘睇書,再花五個鐘寫作,五年後我點都可以有少少成績,但愛情唔係咁計,就算我花五年時間對一個男人千倚百順又點,可能最後都係分手收場得個桔,所以我對愛情一向都好理智。」

「好多朋友都話我對男友要求好高,不過我就唔覺。我唔知我眼角高唔高,我只係知道拍拖要講feel,就算有個好靚仔、好有錢翵k仔鬺畯惚e,咁又點?我係睇佢唔順眼就係唔順眼,唔通夾硬同佢一齊咩?相反如果有個真係有feel,佢係點都唔係問題。」

「我好佩服張曭菕A佢話結婚就結婚,話生仔就生仔,我真係唔得。我好鍾意小朋友,我都有幾個契女,不過就真係唔好叫我生,都係人]瓛虒竷J好玩齱A玩完就俾番人,幾好呀……哈哈!」

笑一笑,世界更美妙

黃宇詩是一個典型的樂天派,

由我駕車去接她開始,基本上她每一刻都在笑,

所以攝影師哥哥要她第一個pose扮cool的時候,

她仍然是笑多過cool,

拍得久了,攝影師的表情比黃宇詩更cool。

之後在攝影師不在的時候,黃宇詩跟我說,其實她很怕跟傳媒影相,「每次叫我擺晒pose影相,我就一定硬晒,平時影相邊會係咁……影咁耐我都成日笑,唔知攝影哥哥會唔會唔高興呢?」

儘管她擔憂攝影哥哥唔高興,但她轉個頭仍然是笑聲震地球,最後連攝影師哥哥都被她感染,索性齊齊笑住邊影相、邊做訪問。

對我來說,我情願你全程都在笑,

總好過全整黑口黑面,

因為,你笑我可以一齊笑,

但黑面,我冇得同你一齊黑面,

笑一笑,世界更美妙,

應該就是這樣吧。

image

image

image
小時候的黃宇詩眼仔大大,精靈活潑,與黃霑一點也不像。
image
雖然自小與霑叔靠傳真通訊,但兩父女感覺仍然不錯。
image
.黃霑去世時,黃宇詩只是在霑叔上山時露過面,不欲靠父親離世而讓自己上位。
image
與陳雋騫拍拖時,黃宇詩表現非常避忌,遇上傳媒拍照,總是低頭不回應。雖然保持低調,不過戀情仍只維持半年便告分手。
image

image


Copyright (c)2007 South China Media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